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关注衰颓的社区 探寻一美元背后的故事

2015年12月08日 09:36   来源:CSR环球   

  艺术究竟能为衰颓的社区做些什么?

[ Stony Island Arts Bank ]

 

  前不久开放的石岛艺术银行(Stony Island Arts Bank)的第一批游客是一对年逾八旬的兄妹。他们上一次进入这座位于芝加哥南部的建筑还是70年前的事,那时这是石岛州立储蓄银行(Stony Island State Savings Bank)的所在地,他们的父亲曾在旁边经营着一家小小的食品店。如今,这栋房子从数十年被废弃的沉寂中苏醒,成为石岛的社区艺术中心和档案馆,图书室里还有大量的艺术书籍、杂志和老唱片。

  

  

  ◆图一:改造前的石岛州立储蓄银行/图二:改造后◆

  这是芝加哥艺术家Theaster Gates的作品,他利用自己在艺术圈的明星式影响力开发了一系列以艺术为中心的社区项目,将艺术创作与社区发展结合在一起。作为一个接受过培训的城市规划师,他成为那些队伍正逐渐壮大、让艺术与城市新生相互转化的艺术家之一。

  

  ◆民众可以在这里看书、写字、研究艺术,甚至开各种艺术趴◆

  2012年这座建筑差一点就要被拆掉,Gates用1美元从芝加哥市长手中买了下来,然后花了450万美元进行改造和翻修,现在它向公众免费开放。而这450万美元的筹措方式正为全世界津津乐道:Gates将建筑物上拆下来的大理石切割成卡片形状,设计成银行债券的样子,并刻下自己的名字和座右铭“我们相信艺术”,每块大理石“债券”定价5000美元向公众“发行”,引来世界各地的艺术爱好者争相购买;再加上向艺术家同行、亲朋好友以及社区居民众筹,Gates很快就凑足了改建的资金。他还成立了一个重建基金会(Rebuild Foundation),为其他类似的投资不足的建筑和地区寻求文化发展机遇。

  [ Art + Practice ]

  

  ◆艺术家Mark Bradford◆

  在洛杉矶,当代艺术家Mark Bradford也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在这个城市服务水平较低的社区创造更多让人们享受艺术和商业的机会。他的Art + Practice于今年2月在洛杉矶的莱默特园村(Leimert Park Village)开幕。这是一个传统的非洲裔社区,近几年这里的小商贩渐渐消失,Art + Practice接手了原为商业区的2万平方英尺空间,开设了画廊、艺术工作室、讲座礼堂、电影放映厅,还有一间计算机实验室和几处教育空间。通过与艺术博物馆合作,这里展出的通常都是世界级艺术作品,这在整个南洛杉矶都是很少见的。

  

  ◆Art + Practice与艺术博物馆合作展出的艺术作品◆

  当然,这个地方不仅仅关乎艺术。洛杉矶约有3万寄养少年,很大一部分集中在莱默特园村及其周边地区。寄养少年通常面临着很高的失业、流浪甚至犯罪的可能性,这在南洛杉矶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的问题。Art + Practice为这些青少年提供教育空间和心理服务,并与一家现已入驻Art + Practice的基金会Rightway Foundation合作为他们提供职业培训。

  [ Granby Four Streests ]

  英国的建筑艺术小组Assemble一贯将社区理念深植于他们的作品之中,也因此获得了今年特纳奖(Turner Prize)的提名。他们最著名的作品是利物浦的格兰比四街(Granby Four Streests)改造项目。1980年代的一场骚乱过后,再也没有人提起过重建这个街区计划,而当地居民又极力反对拆除那些已被废弃的老房子。于是Assemble开始组织翻新这100多处空置的房屋,同时建立了一个社区土地信托来管理这个因政府无力处理而正在颓败的社区。

  

  ◆格兰比工作坊(Granby Workshop)◆

  通过社区土地信托的支持,他们重新涂刷了这些空房子,打造成新的公共空间,并调动居民利用现有资源建立经济型企业。这是经过不断问询居民的需求而做出的设计——如何把这些维多利亚风格的阳台利用起来,如何以此恢复这个社区的活力——这必然与商业的成长和对当地草根行动的支持相联结。Assemble首先建立了一个格兰比工作坊(Granby Workshop),社区居民可以在这里制作、售卖和展示他们自己设计的手工制品,比如椅子、桌子、盆栽和各种图案的纺织品。

  [ 南亭村 ]

  南亭村是广州小谷围改造成大学城之后保留下来的村落之一,7年前广州美术学院搬到村子隔壁,这个传统的村子渐渐变成美术用品一条街、艺考学生的落脚点,也成为美院学生租住工作室的首选之地。

  

  ◆ 南亭村祖祠◆

  美院老师常常带学生来这里考察,并根据社区的历史、现状和文化、习俗设计作品,并在村子中与作品相匹配的空间进行展览,让公众与村民都能够以另一种视角感知一个城中村的变化。很多村民也潜移默化地改变了对艺术的认知,他们常常参与其中成为艺术作品的一部分;有些村民还开始学习画画,也有村民开起了画具店。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