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郭沛源:女性创业与社区重建

2015年08月11日 10:03   来源:新浪公益   

  由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全国妇联发展部、民盟江苏省委、江苏省妇联、中共常州市委和中国公益研究院联合主办的“2015中国女性公益慈善·新常态下女性扶贫创业论坛”在江苏常州举行。在论坛上,北京商道纵横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总经理郭沛源发表名为《女女性创业与社区重建》的主旨演讲。演讲全文如下:

  女性创业与社区重建

  ——北京商道纵横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总经理郭沛源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商道纵横的郭沛源。要给大家分享的题目是女性创业与社区重建。今天听了很多专家和领导的介绍,大家从不同的角度来谈女性创业的问题,我想是从社区重建的角度,结合我们最近工作的一些体会,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话题和影响到未来几十年中国的发展。

  先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刚才主持人介绍我是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的青年智库的成员,很荣幸,可以成为当中的一员,我们也希望促进更多的企业和妇基会这样的机构进行合作,取得社会和商业的共同成长。这也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宗旨,我们公司是商道纵横,今年正好是10周年,第十年了。过去十年,我们一直在做一个事情,就是企业社会责任,推动企业能够更好的去做他们的对内的企业社会责任和对外的企业社会责任,我们会想办法让他们做更有趣、更有创意和更有价值的公益。

  企业行为里面有很多的术语,其中有一个利益相关方,社区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利益相关方,大家经常谈到的一个问题是社区参与,社区发展,我说社区发展就是做公益,他说你说公益就好了,为什么说社区发展,好高级,很高大上的词。我从哪个时候,就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我在国内跟大家讲社区,大家听不懂,如果你去看世界五百强的网站,他们就专门有这个模块,就说明在老外的眼里面,社区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这两年因为和可口可乐的合作,因为和玫琳凯的合作,我们有机会深入到一线看到他们在做的一些社区项目,比如说两个月前我在四川参加可口可乐和妇基会一起揭幕的第三家妈妈家的社区中心落成。我看到了很多真实的场景,我觉得这个话题有意思,可以看到社区的雏形了,就有了今天的演讲,女性创业和社区发展的关系。

  我们当时看了妈妈家以后,可口可乐的人问我,你觉得这个事儿怎么样。我当时其实在看的时候,有很多很多的想法在我的头脑里面,后来我想,这个事儿应该放到一个更宏观的环境下去理解,简单的说,我觉得过去三十年,任何一个创新,任何一个变革,都有获利者,也有受损的,获利的,大家都看到了,包括各位都是改革开放红利的一个获利者。因为我们的生活变好了,我们的家庭,我们的社区,我们的住宅环境,都变好了。可是,也有受损的,我觉得,从社区这个角度来看,受损的其实就是社区,我就开始反思,为什么我跟公司的人讲社区参与大家完全不理解,你跟他讲公益他就理解。原因就在于社区在很多中国人的脑袋里面已经没有概念了,我们可能更直观的把社区理解为街道办,居委会。可是街道办和居委会是一个政府,是一个行政的概念,社区不是一个行政的概念。我就想,以前在国外的时候,经常看到他们在一个小的社区里面会有一些教会什么的活动,那就是他们的社区,我们的社区在哪儿,我们的社区被摧毁了。以我个人的经历为例,我现在三十多岁,我最早的十几年是在广东老家过的,后面的十几年是在北京过的。我见到了两种社区被摧毁的感觉。前面十几年,在我住的村子里头,有越来越多的人农转非转出去了。转成非农业户口,到城里去了,获得更好的教育等等。我们就见到越来越多的农民工到了我们村里面,然后这个比例越来越调,越来越极端,最后是外来人比我们本村的人还要多了。于是,就出现了一种很奇怪的现象,说到年底的时候,你们要把门关好,否则会有一个钩进来吧你的衣服偷走。外地务工人员和当地社区的冲突已经产生了。而因为这个人数的变革,让当地产生了很多矛盾。最近这十几年,我一直在北京生活,我觉得我叫不出对门的人的名字,因为他老关着门,我们也老关着门。我们社区在哪儿?我们这三十年确实取得的很多的发展,我们依靠人口红利和资源的开采,从农村到城市,从西部到东部,这是我们发展的基础,也摧毁了我们原来的社区体系。

  如果我们再往后看三十年,我觉得我们结构是落后于经济发展速度的,如果我们还要获得持续的发展,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重新构建社区的体系。让大家知道,社区是什么。所以,看到妈妈家的时候,我们和同事们一起讨论问题的时候,觉得这个事情从这个角度来看,太有意思了,可以玩出很多很多的东西。那么,社区的发展又跟女性创业有什么关系?我觉得,如果我们有一个共识,我们要重建这个社区,我们要让这个社区重新有活力,而不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各种留守儿童、流动儿童,空巢老人,这些都是社区的问题。我不是一个社区专家,我更多是和企业一起做社区发展的问题。但是,我看到我自己的一些角度,我看到的角度是什么呢?以往很多的社区发展的项目,可能更多的是关注社区发展当中的社会服务的功能,我能够给你提供什么,可是我一直在想,社区是不是就简单的给提供公共服务呢?如果真的只是提供公共服务,那么街道办、居委会就是公共服务的提供者,为什么他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我没有想清楚的问题,很模糊,我可以感觉到社区应该有多种功能,应该有社交的功能,应该有服务的功能,还应该有经济功能。我们现在所做的很多社区项目忽略了这个经济的功能。但是,忽略了经济功能以后带来的问题是什么呢?带来的是社区是残缺的,缺了一部分,可能是不稳定的。我们在做妈妈家项目的时候,妈妈家同事跟我们讲,说如果不能让当地妇女在当地有相对稳定的工作,他会做什么选择,会离开这个家乡,到有工作的地方打工。甚至雇一个保姆照顾自己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人发现,他出去赚的工钱还不够付保姆的钱,或者说仅仅能够付保姆的钱,如果这种情况下,我为什么不去自己照顾呢?于是就变成了妈妈这个角色牺牲了自己的职业发展,回归到家庭。今天上午听联合国的人介绍高管当中妇女的比例,女性的比例,跟这个因素可能也是有关系的。换句话说,失去了社区功能的社区,我觉得是残缺的,是不稳定的。而如果我们能够有女性创业这样的功能和角色,就可以很好的发挥和巩固社区里面的经济功能。这是我自己一个很直观的感觉。

  不管是可口可乐还是妇基会妈妈价项目,还是循环贷项目,都是这个方面很好的尝试。

  我要回归到我自己的本行,因为我们是促进企业和NGO合作,在座很多是企业和NGO合作,女性创业这个事情跟NGO和大企业可以发挥什么作用?其实我跟很多做生意的人讲社区,大家都是两眼放光的,因为现在什么O2O很火爆的概念,连外一个连的就是社区,不管是送外卖还是家政,最后落脚的还是社区。所以,社区这个经济是大的企业、大的经济系统里面的最后一公里,如果我们把社区做好了,你就把这个大的经济系统打通了最后一公里。所以从投资人来看,这个价值是很大的。如果我们可以把女性创业的项目,通过大的企业,通过电商,包括腾讯、京东等等,通过电商使他们和大的企业相连接,就可以接入一个更大规模经济的系统。而对于NGO来说可以做什么,可以搭建一个平台,可以促进女性的创业。就像我们今天早上推动的女性创业发展联盟,我们可以促进社区经济和规模经济的对接。单个创业的例子面临着很多很多挑战。

  我重复一下我核心的意思,社区重建对我们国家是一个非常非常重大的话题,如果十年后,我们再跟很多企业讲社区,再跟很多人讲社区,大家理解社区是什么,我们就成功了,我们未来的三十年的发展才有一个更坚实的基础!女性创业是社区发展里面很重要的部分,因为创业本身就是提供了社区里面的经济功能,而女性又是在社区里面非常非常特殊的角色。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大有可为的课题,从解数的角度,从实践的角度,都是很有发展的空间,很有挖掘的空间。

  现在我也没有完全想明白这个话题,这是一个充满着挑战和各种可能的,我自己本人是很有兴趣继续更深一步推进和找到他里面更多可以拿出来分享的经验,推动未来三十年的经济发展的。希望和大家一起来做这个事情,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