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乡村教师培训扎堆开展 部分内容不适用于乡村

2015年07月29日 10:31   来源:京华时报   

北京致诚公益CKDP乡村幼儿教师培训,教师们课后合影。致诚公益供图

  我国有330万乡村老师,他们工作责任大、强度高、职称低、机会少。近年来,乡村教育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今年6月8日国务院办公厅向社会公布了《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乡村教师的待遇有望大幅提高,甚至被称为“最无争议涨薪”。

  除了国家的关注,公益机构也将目光投向了乡村教师。又是一年暑期,公益组织的各种乡村教师培训也接踵而至,乡村老师们都接受了哪些方面的培训?谁为他们接受培训买单?学到的知识能运用到乡村教学了吗?乡村教师有哪些困惑?

  □案例

  “一切都是第一次”

  十四五天,带来的改变到底能有多大?曹智一直在问自己。如今,他有了答案,变化在于内心,对于同一个问题的看法。近期接二连三的留守儿童事件让他明白,留守儿童群体及问题并不只是他们自己的事,这是大家的事,是社会的事。

  给曹智带来改变的,是他连续两年参加的永源基金会“爱飞翔·乡村老师培训”。“爱飞翔”从2007年第一期做起,今年已经做到了第九个年头。

  曹智是甘肃省陇南市文县尖山小学的乡村老师,2013年永源基金会从文县选拔了100名小学及初中一线教师来京培训,他是其中一位。

  曹智坦言,当时最大的想法能去首都北京,活了28年,他从未来过。对于“培训”,他没抱什么期待。“省里、市里、县里也经常组织培训,但都大同小异,质量不高”。

  当“去北京”就在眼前时,它化成了漫长的汽车和火车车程。8月10日,“爱飞翔”开班仪式在北京吉利学院举行,培训为期十天。曹智清楚地记得,第一课就是公益大佬“开讲啦”。这种形式,让他们一批老师都觉得“耳目一新”,“第一堂课就给了我们惊喜”。

  除了教学等业务技能培训,他们还接受了法律方面的辅导。让曹智印象较深的是“心理工作坊”。实地参观、感受北京传统文化,安排志愿者家庭接待日、体验北京人生活,了解城市里的中小学教育,与北京师生及家长互动,这些都是乡村老师们来之前未想过的,“一切都是第一次”。

  曹智说,几天培训下来,受益最大的就是接受了新理念。“比如留守儿童,学校有许多孩子没能在父母身边长大,我以前一直很头疼,不知道如何对待他们。现在似乎才理解,这个群体不仅仅是他们自己造成的,关乎许多问题,这些孩子才是最需要关爱的。”

  在北京的十几天,曹智听得很认真,他想把所有看到的、听到的都带回文县,讲给孩子们听,告诉他们,好好学习,以后自己也能去亲自看一看。

  □实践乡村老师获最高礼遇接待

  一到暑假,老师们“闲”了下来,近几年针对乡村老师的公益培训便选择这个时候接二连三地开展。

  这几年最受热议的或许算是永源基金会的“爱飞翔·乡村老师培训”了。“爱飞翔”的发起人是崔永元。一方面是他个人的名人效应,另一方面,崔永元

  给这些老师一般人享受不了的“特权”。

  “爱飞翔”的培训活动主要安排在暑期,为期十至十五天左右。在北京,这些第一次到首都来的老师既听了教育理念、教学方法、教育心理讲座,也参访观摩北大、清华及中小学,去天安门故宫游学等,还被特意

  安排到那些从事北京教师职业的志愿者家庭做客,可以到优质医院健康体检、观看在鸟巢举办的意大利超级杯足球赛等。

  而在上海,则可以夜游浦江、乘坐磁悬浮列车、参观科技馆。永源基金会全程以最高礼遇接待他们,尽可能让他们感受到

  乡村教师的职业荣誉,获得职业认同感。

  几年下来,永源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对成熟固定的培训体系。通过对乡村教师的走访和专家论证,将培训分为社会人文参观体验、教育理念、健康体检、乡村教育论坛、教育观摩、心理疏导等几大块内容。

  乡村教师培训扎堆暑期

  与永源相比,扶贫基金会则专门选择了贫困地区学校校长作为暑期培训对象。“贫困地区乡村教师培训班”始于2012年,源自扶贫基金会满足贫困地区小学宿舍等硬件需求的“筑巢行动”项目。在此基础上,扶贫基金会希望通过乡村教师培训班等行动,进一步提升贫困地区基础教育软实力。

  每年校长培训班的课程包括寄宿制管理、防减灾安全教育、医疗卫生常识、

  校长领导力提升、处突能力、教学思路拓展等方面。培训后紧接着进行校长论坛,讨论议题更涉及教育公平、素质教育、防止学生侵害、学生营养等方面。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知心姐姐邱玉萍所在团队过去二十几年一直深入河南信阳大别山地区,针对乡村留守儿童心理健康方面展开培训。针对乡村老师的内容主要有,教会老师们如何与敏感、脆弱的留守儿童相处、

  沟通;为当地孩子设计团体活动;如何管理教师自身身心健康,学习释放情绪和解压技巧。

  邱玉萍说,“教育孩子很有艺术性,我们一般邀请一些亲子专家过去当地,分享这么多年的案例。老师的身心健康直接影响孩子,特别是少年儿童的性教育问题,乡村地区较落后,羞于谈安全自护。这是我们要着重进行的。”她介绍,以往都是暑期把北京孩子带去乡村体

  验生活,今年第一次将乡村老师和孩子接来北京,开阔视野、交流思想。

  除了这些乡村老师培训活动,记者采访期间,中致社会发展促进中心、北京青爱教育基金会的暑期乡村教师培训陆续开营。而今年的“爱飞翔”培训也于7月25日在北京开始。扶贫基金会也将在8月中旬,从中西部10个省份每个省选1个贫困县,每个县选择40位优秀乡村教师及2位特困优秀教师,组织他们来京开展培训。

  □困惑部分培训内容不适用乡村

  崔永元选拔乡村教师到北京、上海参加培训的举动,一度曾受到质疑。有人认为,一周时间不能改变些什么,也有人认为,无非让老师们来京旅游一次,这些善款不如用在更实在的地方;还有人担心,繁华的城市与偏僻的乡村巨大的反差,会不会对这些教师的心态产生不良影响。

  为了让培训发挥持续性的效果,许多机构都很重视后期的持续跟踪和关注。比如有针对性地对老

  师进行问卷调查,记者或志愿者回访等形式,来评估培训效果,与乡村教师所在的学校建立长久联系。

  在采访中,多家公益机构都表示,培训主要是为拓宽乡村老师的眼界、提升他们教学能力,因为他们是孩子们与外面世界的唯一联系。

  不过,不光是外界有质疑,接受培训的老师也还有困惑。

  连续两年参加“爱飞翔·乡村老师培训”的曹智就表达了他的无奈:

  有些培训内容不适用,两地师资水平、教学环境、教育设备以及学生差距都太大。他每年在课堂里听得热血澎湃,想着回去如何改变现状,但一回到乡村,傻眼了,乡村的一切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头换面”的。

  跟曹智一样,在北京课程上听得内心激动,回到乡村的张建花也觉得“茫然无措”。她说,“在课堂上,讲师和专家们提供的指引很明确,但我们在当地真的做起来十分困难”。

  □解决路径

  尝试本地化资教“接地气”

  各家公益机构培训内容都很丰富,也各具特色,考虑到繁华的城市与偏僻的乡村存在巨大的反差,每个项目都在考虑,如何使培训内容更加贴合当地教学实际,接地气。

  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红烛基金的乡村教师培训选择的是“本地化资教”。过去三年,他们深入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革命老区发现,当地经济发展落后,农村村小教师第一学历大部分都是初中,教学理念差,教育手段落后,“一块黑板一张嘴,两支粉笔书一本”,照本宣科是教学常态。他们又走访许多偏远贫困地区乡村学校,大多以代课教师为主,一师一校普遍。这些教师学历普遍偏低、又没有机会接受相关教育培训。

  于是,红烛基金与当地教育部门合作,选拔本省和当地优秀教师或骨干教师在当地进行培训。一方面,能满足更多乡村老师的需求,每期200名老师参加培训,有时甚至更多。另一方面,吸收当地优质资源的老师来做讲师,他们对本土语言、风土人情比较了解,课本教材一致,老师接受、消化得也快一些。

  比如有一次,当地一位优秀老师上拼音课时,用肢体语言演示,怎么教孩子快速地记住拼音字母,很多乡村老师恍然大悟,原来上课还可以这样的。以前他们只是简单地教孩子们死记硬背,孩子们没有什么兴趣,现在却觉得很新奇,反而就记住了。

  红烛基金秘书长李娟告诉记者,本地化资教成果显著,而且随着公益组织介入,促进了政府对当地乡村老师尤其是代课老师的重视。2012年当地有800多名代课老师,现在人数大大减少。在前两年基础教育授课基础上,红烛基金今年将引入清华附小的知名老师,为乡村老师讲述教学管理上的新内容、新方法。

  不过,一家公益组织表示,尽管本土化资教是公益机构开始流行的做法,但对于很多机构而言,到各地都举行本土化培训仍有难度,现在只能先做力所能及的。

  京华时报记者任珊孙雪梅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