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谁来接管“放羊”娃

2019年07月09日 09:36   来源:北京晚报   

  展览路街道的暑期托管班

  暑假将至,即将要“放羊”的孩子们十分开心,但对于很多家长来说,暑期安排是个难题。

  不少家长选择将孩子“整托”给各类培训班,其中的全日制托管班最受欢迎。但是,不菲的价格也让不少家长不堪重负。

  在一些单位中开办的托管班,也成为为职工谋福利的方式,四五十个孩子在工会工作人员及社会机构老师的看护下,完成作业、做手工、外出参观,但这种模式却是可遇不可求。

  而在一些街道中,同样有街道组织的托管班,为辖区居民解决孩子暑期无处可去的尴尬。

  如何接管“放羊”娃?谁来接管 “放羊”娃?困扰着许多上班族家庭。

  机构托管

  一场接一场 着实不便宜

  暑假马上来临,为了填满孩子的暑期,徐女士在家附近也开始为即将小学二年级的孩子找各种全日制的暑假托管班。

  寻找托管班时,徐女士发现,一些学习数学、语文、英语的托管班中,名额已所剩无几,部分机构的托管班已经处于满班状态。“对于我们这种双职工家庭,老人不在身边的,到了暑假就没有办法了,只好将孩子托付给全日制托管班,早上送过去,下班后再接回家。”

  英语、数学、语文的课程都是3600元,每门课程可以上12个课时。剩下的时间可以在学校中自习,老师也会看护孩子。之后报个乐高夏令营,可以托管五天,收费将近2000元。“我们再请一次年假带着孩子出去玩玩,就把暑假时间对付过去了。一个暑期下来,各种托管班的费用让人不堪重负。”在徐女士看来,虽然花费巨大,但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记者向多家机构询问全日制托管班班型情况,工作人员均表示,多数家长早在放假前一个多月就开始报班了,如今托管班已经处于近乎满额的状态。

  单位托管

  省时又省力 随时能关照

  耿先生的女儿今年就要上小学,幼儿园大班毕业后,也面临着暑期如何安置的问题。他所在的单位工会,每年都为员工办托管班,早九晚五的模式,跟自己的工作时间一致。“孩子也更愿意跟同龄小朋友在一起,在家不仅让老人受累,孩子也不能学到什么。”

  几天前,听说了暑期托管班报名时,耿先生再次给孩子报了名。孩子们集中在一层的大会议室中,由工会的同事与社会机构的老师一起看护孩子,完成作业、做手工、美术课,还会组织外出参观游览。当孩子在做暑期作业时遇到不会做的题时,还可以向老师请教。每年托管班结束前,都会有一次汇报表演,在平时的托管班中也会进行排练。

  “单位的托管班相比于社会的托管班更好,因为孩子就在身边,能时不时地去看看孩子在托管班的状况。”从今年7月15日开始,一直到8月底,整个暑期,都是托管班的开班时间。只需要交纳托管费300元,材料费200元,保险费50元,“收费上也比社会托管班便宜太多了。”

  街道托管

  课程很丰富 只收取餐费

  丰台区右安门街道办事处已经是第四年连续开办托管班,前几年反响不错。“总工会牵头,街道来主办,解决上班职工的后顾之忧。”右安门街道工会的鲁美玉介绍,因为条件有限,目前主要面对辖区一些单位的职工子女。

  在右安门街道的托管班上,街道出资聘请第三方机构的专业老师,除了辅导孩子们完成暑假作业,还设计了书法、英语等兴趣班,每年8月底“结业”,届时还会办个“汇报演出”,给孩子们一些成就感,让他们有机会向父母展示,在这个充实的暑假里学到了不少东西。“毕竟是福利性的托管班,只收取孩子们的餐费,其他的费用都是街道等政府部门承担。”

  展览路街道的托管班今年是第三年,由团工委负责。街道团工委书记高宏彦介绍,展览路的托管班分为两个班,第一个班是普通班,课程主要是兴趣班,包括手工、音乐、3D打印入门等,规模在25人左右,面向社区居民,家长只需承担孩子的餐费;另一个班面向街道低保人群,所有费用均由街道等部门负担,除了辅导写作业,还设置英语、数学等课程,免费向家庭条件困难者开放,规模一般在15人左右。

  专家

  建议

  街道、单位、公益组织齐努力

  场地是困扰托管班的很大问题。往年右安门街道在管片寻找小学校和教室,今年赶上学校装修无法外借,街道只能使用第三方机构的教室。“都得提前考察,看看是否安全,教学条件是否够好。” 鲁美玉表示,限于一些办班条件,这些年托管班的规模控制在40个孩子左右,大家都是小学年龄,孩子们也更容易相处。“需求挺大的,我们今年没准还得扩大一点儿规模,尽可能用有限的条件多满足家长的需求。”

  展览路街道的托管班也面临同样问题。

  “一些小学假期有活动安排,学校挺大却没有那么多老师同时上班,孩子们乱跑可能会有安全隐患。想用社区活动室,但这些年社区活动室都已经有了定期的居民活动,长达一个多月的暑假,无论占用哪间活动室都不太合适。我们目前的方案是腾出一间街道办事处的活动室,让这里的活动分散到其他活动室。”高宏彦表示,而低保班则直接找第三方机构,让它们规划课程、提供场所,以便更系统地让孩子们学习。

  关于暑假期间家长上班孩子无人照看的问题,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教育专家孙云晓建议,通过与街道、妇联、工会等多部门协商,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在有资金保障的前提下,但是也较难保证每个孩子能够得到服务,因为受限于孩子的年龄大小不一,家庭所面临的情况不同,不可能满足所有家庭的需求。

  “对于有条件的单位,可以通过工会来解决员工的实际问题。家长上班,孩子由单位工会帮助组织举办丰富多彩、适合不同年龄段孩子的假期活动,让孩子能够快乐度过假期,也能让家长安心工作。”孙云晓认为,可以鼓励发挥社会公益组织的力量,帮助提供场地,同时可以组织孩子们分批举办创新创意的活动,让孩子在假期能够有所收获,同时提高动手能力。

  本报记者 赵喜斌 张硕

  文并摄


(责任编辑 :支艳蓉)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