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社区口袋乐园孩子乐个没完

2018年12月14日 11:27   来源:北京晚报   

  “我站在高处,慢慢蹲下来,闭上眼睛,心里闪现着:这是瑞士雪山顶峰,这是北海道札幌的雪道,我夹紧双臂,冲向前方,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这个场景不在高山之巅,而是一个孩子站在滑梯上,滑梯只有一米多高,但对于三五岁的孩子来说,这可是个奇妙的探险之旅。

  “遛娃”互动好去处

  在望京西园二区社区一进门,一个五颜六色的儿童乐园成了孩子们尽情“撒欢儿”的好去处。与社区里普遍设置的健身器材不同,滑梯、秋千、攀岩架、跷跷板,都是为学龄前儿童量身定制的。前不久,这块小小的乐园经历了改造翻新,孩子们乐坏了,他们把攀岩架当碉堡,把滑梯架当丛林,把转转椅当障碍物,捉迷藏、追逐、角色扮演,玩得不亦乐乎。

  这块小小的儿童乐园占地400平方米,面积还不到一块国际标准游泳池的一半。不过,足够孩子们玩儿得满头大汗了。或许他们认为这里能尽情释放爱玩的天性,好像是能激发灵感和想象力的地方。阳光下,相互追逐的影子映在五彩塑胶地面上,鲜亮的色彩冲击着路人的视觉神经,突然,从一阵疯狂的笑声中回过神儿,原来是几个孩子接龙从滑梯上滑下来“骑”在了一起,正面对面大笑。

  孩子们找自己的小伙伴去了,“遛娃”的家长们拖着长长的影子站在一旁聊天,话题始终绕不开孩子——聊学习,聊报班,交流经验,分享小妙招儿。在望京西园二区,这块儿童乐园是使用频率最高的设施,家长有 “遛娃”打卡的好去处,邻里间也多了个交流互动的平台。

  “这个儿童乐园最近刚改造完成,铁质的器械都换成了有机环保材料,尤其软化了地面,孩子玩耍磕磕碰碰都不需要太担心。”与居民董女士一样,儿童乐园受到了小区里“遛娃”妈妈的青睐,一到下午放学时间,街坊邻里家的孩子便“倾巢出动”了,每个游乐设施背后都排着小队伍。

  小区里的儿童乐园确实解决了不少家长没处“遛娃”的尴尬处境,此外,它还给不少家庭“减负”了。一些居民告诉记者,以前,隔三差五就要带孩子去离家最近的室内游乐园玩,这些游乐场所都是付费的,一次门票近200元的价格也悄然算进了家庭月支出清单中,“遛娃”成了要随时计算成本的事儿。不仅如此,很多家长表示,带孩子去游乐园玩一趟所做的准备,不亚于安排一场户外越野活动。“一天下来,孩子倒是玩开心了,家长胳膊疼腿疼,对体力和精力都是个考验。”

  尽管如此,“一周一玩儿”的付费模式仍不能满足日常生活中孩子们对游乐园的渴望。一位家长对记者说:“对于大型公园或商场里的游乐场,人们只能在有足够空闲时间的基础上才会去,没有人在短暂的午餐时间匆匆赶到大公园里对正午美好的阳光抒发感受,但小区里的儿童乐园有这样的优势,孩子在游乐园里玩儿就像吃饭一样平常,所以他们急需这样的口袋乐园!”

  哨声里吹来“新乐园”

  10月一个周末的早晨,望京西园社区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王晓艺“吹响了集合哨”,社区工作者、物业负责人听到“哨”声纷纷赶来。他们要在新的一批儿童娱乐设施到来之前,把水泥地面清洗干净。20年里第一次彻底清洗,主要目的就是希望为儿童乐园铺设的塑胶地面能粘在地上牢固些。

  “王书记,这没法儿接电,您看看能不能去别处想想办法。”物业的一位工作人员对王晓艺说,他拉来的这台高压水枪需要接水接电才能使用,物业帮忙把水接上后,接电成了难题。王晓艺赶紧联系上级机关——东湖街道办事处。街道工作人员联系到食药监局,最终做通了周围一家饭店的工作,饭店经理同意提供电源。“居民的需求就是哨声,那么我们遇到困难了也要‘吹哨’,这样上级机关才能点对点地帮助。”王晓艺说。

  能让王晓艺干劲儿这么足的是一个得力“助手”——一位叫吴洪的老太太。她是望京西园二区迎来的第一批住户。旧的儿童乐园早在小区建设伊始便投入使用了,还曾作为楼盘开发商的一个卖点。20年后,铁架滑梯、秋千以及转椅频繁发来危险信号,一次,一个孩子从滑梯滑下来裤子被剐了个大口子,孩子吓得大哭,这一幕刺激到了热心肠的吴阿姨。

  “还好只剐了裤子,没剐坏屁股!”吴阿姨看在眼里记在了心上,随后她便把翻修儿童乐园作为一项议题,写成提案交给社区。拿到这份提案后,王晓艺递交给上一层机关——东湖街道办事处。经考察,该项目被纳入今年的民生工程计划,确定了实施方案的具体日期。经过半个月时间拆除旧设施、清洗场地、挑选器材、安装设备,儿童乐园终于在10月底落成了,并确定由物业负责后期维护和管理。

  居民自己争取来的儿童乐园,一定得倍加呵护,哪怕在小区外等公交时透过围栏看到有大人坐在秋千上,吴阿姨都会高声提示。吴阿姨说:“老旧小区有自己的顽疾,比如基础设施建设存在短板,产权复杂,居民有抵触情绪,对社区建设参与度不高,主人翁意识过强……但这两年来,随着居民的心愿一一实现,居民的精神面貌大大改观,矛盾排查化解逐渐成了小区的优势,大家切实感受到了‘新生活’的‘新’字。”这是为什么呢?

  议事厅种出“金点子”

  吴阿姨的一条提案何以能让居民的需求得到落实?换句话说,居民对小区乃至周边有设想和打算,为什么能得到社区和街道的鼎力支持?这还得从吴阿姨带头成立的楼院议事厅说起。

  吴阿姨个儿不高,背有点驼,满头银发,看上去七十多岁了,可还是给人很干练的感觉。她的工作手册翻开放在议事厅的桌子上,有一处提到:“议事厅选举了11位常驻议事代表,另有6人顾问团辅助议事,这其中有一个博士,三个硕士,最年轻的34岁,平均年龄55岁,职业囊括工程师、大学教师、杂志社编辑、基层消防安全员……我们于2016年12月28日晚正式成立了西园二区楼院议事厅,此举得到了街道社区办及社区党委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吴阿姨就是这个议事厅的“大当家”。

  “议事厅有自己的项目库,解决不了的上报社区,社区需要帮助就上报街道,如果‘料’够足,我们来提供资金和专业指导,帮助居民圆梦。”东湖街道社区办科长张红谈到儿童乐园翻新这么小的提案居然能够通过的原因,在于“居民吹哨、社区报到;社区再吹哨,街道来报到”的机制,这套工作方法在东湖街道辖区内见效很快,很快补齐了社区发展的短板,居民参与议事的热情也被调动起来了。

  翻修儿童乐园的提案被通过后,街道经过论证调用当年区里下拨的民生家园专项资金给予支持,除此之外,在吴阿姨的带领下,这两年来经过议事厅递交的“金点子”大多得到落实,通过广泛链接资源,还解决了藤萝架维修、扰民烟道改向、固定车位划线、杂物堆积、治安等难题。

  本报记者 曲经纬 文并摄 J264


(责任编辑 :支艳蓉)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