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这些路难住上学娃

2018年09月12日 09:33   来源:北京晚报   

  这周是开学的第二周,不少居民发现学校周边的道路有点儿“拥挤”。近期,本栏目集中关注了孩子们的放学路问题,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放学路不好走,一部分是因为道路本身设置,还有一部分是人为因素造成的交通隐患。在市非紧急救助服务中心接到的不少市民来电中,一些路口已经成为老生常谈的问题。

  地点1▶北京市盲人学校

  道路坑洼

  今年暑假,马上初中二年级的小寇随着校合唱团一同前往遵义参加艺术节,来自全国的43支队伍中,有三支极为特殊,小寇所在的学校就是其中之一——北京市盲人学校,昨天,在第34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校园里又飘出了艺术节上的旋律《唱京戏》与《明天会更好》。随着下课铃声想起,母亲正在校门口等她放学,小寇从鲜花掌声的海洋里走到母亲身边,回到现实生活中,又踏上了这条坎坷的回家之路。

  小寇和父母都是盲人,平常全靠盲杖行走。小寇的家在顺义,每天上下学,母亲都会来接送。娘俩回家的必经之路是沿着学校东门向南的一条小路走到玲珑路上,此位置正是地铁6号线海淀五路居和慈寿寺站的中间,再沿着东边的盲道走1公里乘坐地铁。事实上,所有盲校学生乘坐地铁和公交的必经之路都是这里,而这里也是周围五六个小区居民通往西四环最直接的线路。

  既然是交通要塞,车流自然不小,可路的尽头是个桥洞,自行车、机动车、三轮车和行人扎堆往里塞。记者看到,桥洞只有1.8米高,长五六米,宽度仅容得下一辆车通行,因此,两车交会,僵持不下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小寇和母亲相互挎着,母亲手里拿着盲杖探路,一位好心路人看到后,连忙向前搀扶:“小心脚底下啊,有坑也有碎石头。”路人耐心地提示娘俩,并不时告诉她们周围的路况。这一举动被周围行人看在眼里,后面汽车也没有按喇叭催促。

  “这条路有六十多年历史了,曾是一片菜地,后来逐渐发展起来,盖了楼房,人渐渐多了起来。”市民张先生也是这里的老住户了,他说由于利用率高,大小车辆经常碾轧,导致路面到处都是坑,张先生下夜班回家路过此地,因为没有路灯,突然被前车晃了一下,不幸被脚下的碎石绊倒,车把硌了胸口,休息三个多月才痊愈。此前,曾有一辆拉酒瓶子的车从这里过,被大坑颠了下,车上的酒瓶子掉了一地,满地都是碎玻璃碴子。平时,大家走这条路都提心吊胆,何况是盲人,虽然有环卫工人拉来黄土和碎石填补,但依然治标不治本。

  张先生无奈向市非紧急救助服务中心12345反映情况,城管委答复,该点位非该委道路养护范围,按照属地管理转到属地或属地协调相关单位处理,八里庄街道则回复称应该去找住建委,而住建委的答复是咨询市政部门。一时间,张先生头大了:“到底该找哪个部门呢?”

  地点2▶东直门南小街

  便道太窄

  东直门南小街路东,从簋街到东直门医院路口这一段,是家长们频频提到的隐患路段,这一侧道路的问题究竟在哪?昨天下午晚高峰时,记者来到了东直门南小街查看,马路东侧,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便道虽有明显的划分,但很难做到各行其道。护栏内侧的便道所剩不宽,树坑、商铺的台阶甚至摆在门前的杂物,让便道很难走得顺畅。便道以下,非机动车道上停满了私家车,剩下的机动车道,则成了汽车、自行车、行人混行的道路。晚高峰时交通状况便更为复杂了,邻近簋街,来往的骑手也在这条路上逆行,给行动缓慢的老人、好动的孩子,又增加了几分危险。

  尤大妈每天要接孙女上下学,24路公交站就在这条路上,想躲是躲不开的。尤大妈说,晚高峰时,因为交通状况混杂,大多数公交车都不敢并线进站,只得停在机动车道上打开车门,乘客一上一下之间,还要随时估计着往来的非机动车,真是提心吊胆。

  地点3▶樱花园西街

  行车混乱

  樱花园西街与健安东路的交叉口,是孩子们上下学走得最多的地方。这个路口严格来讲,是一个十字路口,但东西向的路并不是一条直线,拐弯的马路又比较窄,不熟悉的人往往会认为这是一个丁字路口。路口各个方向的来往车辆,是可以向任意方向转弯的,路口的中心地带,却是一个没有任何交通标志线的“小广场”。

  家住马路对面胜古北里的王女士告诉记者,就是因为这条马路,学校离家虽近,却不敢让孩子独自上下学。孩子们从东向西过马路时,眼睛根本不够用的,要担心非机动车道上闯红灯的自行车,要留意右后方的转弯车辆,还要盯着右前侧右转的车辆。“现在还好点了,多数转弯的车辆,司机有了避让行人的意识,还踏实点。”

  “光今年夏天,我们至少瞅见两次事故!”很多家长反映,前段时间,这个路口就出现了多次剐蹭,都是刚刚擦黑,地点也都是这个路口的东北角,几次剐蹭原因如出一辙,这些情况令人担心,希望相关部门能给这个路口一个更好的行车规划。

  地点4▶羊坊店五小

  占道施工

  对于羊坊店五小的孩子们来说,学校东门外这条不足一米宽的放学路他们已经走了两年多,有些孩子已经习惯了,但是家长们还是特别担心。每到放学时间,这里就会十分拥挤,加之有些孩子们在这里打闹,家长们更是提心吊胆。

  这条道路之所以不足一米宽,是因为有一道工程围挡横在了东门外的便道上,长度约为30米左右,但是这30米的围挡正好将羊坊店五小的东门挡住。下午两点半,不少家长已经等着接放学的孩子们了,东门外的这条道路瞬间变得水泄不通,来往的行人需要摩肩擦踵才能通过,一位老人推着轮椅经过这里,家长们无处避让,甚至直接站在了花坛上。

  放学了,孩子们陆续从校门走出,这条路就更“热闹”了。家长们带着自己的孩子都是快步走过,稍微慢点就会造成后面的拥堵。几个贪玩的孩子还在围挡上画画,“快点儿走,后面的人过不来了。”家长不断地焦急催促。可能是放学之后特别兴奋,有些孩子喜欢在这条路上奔跑,家长在后面快步追赶也是捏了一把汗。

  道路太过狭窄,使得一些骑车接孩子的家长,只能将车放在南边的一处路口,大量的电动车在此停放,造成了来往车辆通行的不便。这样的情况每天早晚都会持续一个小时左右。

  其实这样的围挡在附近共有四个,分布在路口的四个方向,而且每一处围挡都围起了一片长30米宽1米左右的区域。记者注意到,围挡里面被掀起的地砖已经盖上了绿色的网布,但是网眼内已经长出了野草,看来是很久没有动工了。另外有些围挡内已经盖起了类似于桥墩的建筑,而有些围挡内只有钢筋架构。

  一位家长告诉记者,这四处围挡在这里立了至少两年,本来是要在这里修建过街天桥,但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就停工了,也一直没人拆除就放在这里。一处许久不拆的围挡,让孩子们的放学路变得异常狭窄,也让周边居民的出行十分不便。“放学时候,好多行人甚至走到马路上才能过去。”这样的隐患大家希望快点解决。

  本报记者 景一鸣 曲经纬 张群琛

  文并摄 J168 J261 J264


(责任编辑 :支艳蓉)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