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如何为“纸墨香”守护空间?

2020年09月08日 11:30   来源:广州日报   龙锟

  广州图书馆的座位每每在节假日都供不应求,处处可见席地而坐的读者。增加座位,还是增加书籍?广州图书馆正在思考这个问题。

  减少实体书为座位腾出空间是否可行?广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近日表示,即使对老旧、借阅量较少的书籍进行下架调整,腾出的空间也难以用于增设阅览座位。

  努力为纸质书保留空间,是广州守护“阅读风尚”的一种方式。未来,广州也将竭尽所能增加阅览座位数量,并建设资源丰富的数字图书馆。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龙锟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杨耀烨、陈忧子 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邱伟荣、龙锟

  超“国标”1.5倍配置,座位数仍显不够

  疫情挡不住广州人的阅读热情。当下,出于疫情防控的考量,广州图书馆每日预约进馆人数总量控制在8000人。9月6日是周日,预约号在中午已经满额。记者在现场目睹很多未预约的市民在图书馆门前踌躇,却只能遗憾地改天再来。进馆人数受到控制,馆内能使用的座位同样受到限制,因为需要“相隔而坐”。

  “周末能约到号不容易,座位也紧张。进了门后还得比谁上楼更快。”读者何健对记者说,广州图书馆的座位实行“先到先得”的原则。作为一名选择考研的大学生,他在9月6日8时30分就来到图书馆7楼拿到了座位,并准备待到下午。

  因为没有喧嚣和干扰,图书馆往往都会成为学生学习的场所。在广图,像何健这样来“复习”的学生不在少数。

  座位是公共资源,需要公平利用。广州图书馆在2016年定下了规矩:如果读者需要短时间离开座位,则需要办理短时间留座手续,座位可保留30分钟。如果离开座位超过30分钟或者未办理留座手续,图书馆可以清理座位上物品以方便其他读者。

  广州图书馆在2018年设立了1700㎡并拥有500个座位的自修区。至此,广州图书馆总阅览座位达到4500个,而按照《公共图书馆建设标准(建标108-2008)》规定,服务人口1000万以上的大型公共图书馆阅览座位要求是3000。

  从基础服务效益上看,广州图书馆已经连续7年在全国同类图书馆中居首。2019年该馆接待访问量达到917.5万人次,日均接待访问量达到2.9万人次。

  所以即便拥有超出国标1.5倍的座位数,广州图书馆也无法满足如此庞大的读者群体。因为“空位”稀少,很多读者会选择坐在地上或者伏在书架上看书。

  空间有限,人与实体书如何分配?

  图书馆里的空间应更多地留给书,还是留给人?这是电子阅读盛行才会出现的问题。国外的大学图书馆不少正在迁移实体书,把空间变为3D打印、VR 之类新技术互动区域。

  对此,读者的看法各有不同。

  宁林是一名中学生,偶尔会和同学去图书馆。他认为,图书馆最珍贵的是全民看书的氛围,读书的效果会在这种氛围下变得更好。所以他赞成调整一些纸质书的空间,以增加一些座位。

  在社会科学图书二区,方萍常会坐在书架之间的地板上研读着自己挑选的书籍。她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基本每周都会来广州图书馆。“我的工作是给别人的心灵浇水,首先自己要有一桶水。”在休息的间隙,她和记者聊了聊对图书馆空间的感受。

  “我来到图书馆并不在乎一桌一椅,只要有个落脚地,能对书籍进行阅览、翻检、查证就够了。”在她看来,电子书完全无法带来“遨游书海”感受,只有扎在图书馆的纸堆里,才有连接知识、引导思想、激发创意的作用。

  在广州,与方萍抱有同样想法的读者不在少数,他们普遍对阅读有股专注的精神。这种专注能让他们忘掉周围的环境。

  图书馆里还能否为新座位开辟出空间?市政协委员张星伟在2020年广州市两会上提交了相关提案。他认为,广图应该将长期无人借阅的老旧书籍储藏于后台,并留下索引查阅。他指出,对现场存储较多的书籍,可减少现场储存量,以节约空间腾出空间,增设阅览座位。同时他也提到,可以逐步增加电子书的储存量,完善数字图书馆建设,实现远程阅读,减少纸质印刷品。

  来到图书馆,纸质书仍散发魅力

  纸质书的未来有时不被人看好,这主要来自图书销售量的下降。据中金易云大数据平台实时监控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实体书店销售码洋同比去年上半年下降了31.47%。

  当人们来到广州公共图书馆,会感受到纸质书还散发着魅力。数据显示,2019年全市公共图书馆读者到馆人次合计为2940.84万人次,比2018年增加21%。去年广州人均读者到馆人次合计为1.92次,提前一年实现《关于全面推进我市公共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的实施意见》要求的2020年全市公共图书馆“人均访问图书馆次数达到1.8次”的目标。

  借阅量同样在上升。2019年全市公共图书馆外借文献量达到3263万册次,比2018年增加13.7%。

  公共藏书量也在相应的增加,仅就广州图书馆而言,2019年底的实体馆藏资源总量累计已经达到1026万册(件),馆藏总量突破千万。这标志着作为一家城市图书馆,广州图书馆已经迈入大型公共图书馆前列,但是广图的开架书架空间也基本饱和了。

  书架装不下了,怎么办?从市文化广电旅游局近日对政协委员张星伟的提案回复中,广州日报全媒体了解到,广州图书馆依旧不会减少实体书的数量。

  根据《广州市公共图书馆文献信息资源剔除规定》,广州图书馆对长期无人借阅的老旧书籍,以及书架上复本较多、读者借阅较少的书籍进行下架,下架的文献信息资源入藏馆内库房存储备用,以腾出空间放置优秀、热门的纸质信息资源。

  “公众的纸质文献阅读需求依然强劲。目前,广州图书馆下架与新增的纸质文献信息资源比例接近1:1,腾出的空间难以用于增设阅览座位。”该局如此表示。

  线下留给座位和书籍的空间始终有限,但是线上广州数字图书馆将会给读者带来更丰富的阅读体验。

  “广州市将对目前已建成的公共图书馆,如广州图书馆,将进一步优化空间管理,竭尽所能增加阅览座位数量;同时,大力推广线上服务,倡导数字阅读,持续提供24小时不打烊、不塞车的数字化服务。” 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如此表示。

  所以座位会有的,纸质书、电子书也都会更多。通过不断开拓和优化配置阅读资源,这座城市正努力让每一位爱书之人感受到羊城书香带来的幸福与满足。

  广州市民依旧钟爱纸质书

  在电子阅读时代,广州市民依旧钟爱纸质书。2019年,广州全市公共图书馆读者到馆人次合计为2940.84万人次,比2018年增加21%,人均外借文献量则达到2.13册次,首次突破2册次。

  广州数字图书馆聚合80个数据库

  据市文化广电旅游局介绍,广州数字图书馆聚合了商业、自建、试用、开放获取等80个数据库。目前市级两间图书馆的网站、微信首页访问量逾千万人次,各渠道数字资源使用量近5000万篇次,开展线上阅读交流活动300多场,参与活动600多万人次。

  广州数字图书馆供公众免费利用的数字资源

  电子图书100万种+

  期刊8793种+

  报纸643种+

  博硕士论文626万篇+

  期刊论文5500万篇+

  报告、会议论文、试卷等617万篇

  视频时长4万小时

  音频时长14万小时

  有声读物6.1万小时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