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野保特攻队”在行动

2019年11月05日 13:46   来源:扬子晚报   高峰

  每年秋冬,在美丽的洪泽湖畔,都有扇动着翅膀从远方飞来的候鸟。这些可爱的小生灵,有的停在这里越冬,有的在短暂的休息之后继续飞到南方……对于鸟儿来说,这原本是一场愉快的旅行,但却有一些不法分子盯上了它们,用种种方法捕杀它们,这让许多爱鸟人士心痛不已。近日,这些不法分子的疯狂行为遭到了爱鸟志愿者组织的阻击。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从10月26日开始,来自东北的保护野生动物志愿者刘懿丹和她的团队,找到了几个贩卖野鸭等野生动物的经营窝点。经过警方清点,这些野生鸟类数量达到数百只,还有不少野兔。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高峰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记者探访

  好几处窝点被端

  渔民称“没人敢卖”

  10月29日下午3时许,紫牛新闻记者来到洪泽湖边的临淮镇,在小镇的码头上,遇到了一位中年男子走上前来搭讪,问要不要坐快艇游洪泽湖。在一番交谈后,记者表示想买一些野味,比如野鸭、野鸡之类的,这个中年男子当即摇头说,现在没有卖这些的,“谁敢卖啊!逮到了会判刑的。”

  在湖边的渔港内,紫牛新闻记者以买螃蟹为名,和一名50岁左右的渔民来到了一条船上。在买了十多斤螃蟹后,记者表示还想买一些野味,这位渔民说,以前还有卖的,现在打击力度大了,没人敢卖了。

  记者了解到,由于爱鸟志愿者的暗访和举报,警方在此地端掉了好几处贩卖野味的窝点,因此记者此次探访扑了个空,并没有找到还在卖野味的商户。

  在这个镇上,记者见到了从洪泽过来的一位参与保护野生动物的志愿者刘懿丹,她是上述暗访和举报行动的关键人物。她个子不高,面色黑黑的,看上去就是常年风餐露宿的人。说起之前她与志愿者团队一起暗访到的捕杀贩卖野生鸟类的窝点,她表示心痛不已。

  两赴洪泽

  两年前 一次举报9家经营点

  1966年出生的刘懿丹是东北人,她加入了爱鸟护鸟行动,到目前为止已经五年了。为了更好地保护鸟类,她还成立了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护鸟团队——懿丹野保特攻队。

  “我前年年底就来过洪泽湖,在沿湖的一个县的市场里,就发现了很多贩卖野鸭子的门市,当时是公开的。” 刘懿丹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她当时就举报了其中的9家,收缴了几千只野鸭子,而它们都是被毒死的。

  上月底 再度暗访野生鸟类贩卖者

  “我们保护野生鸟类的,就是跟着鸟儿迁徙一起走,鸟儿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当前处于深秋,正是鸟儿迁徙的季节,刘懿丹和她的团队在10月26日上午,从江苏启东来到了洪泽湖周边的泗洪县孙园镇,“我们就过来看一看,看情况是否有所好转。”

  刘懿丹说,当天下午,她和团队来到市场上,以家中有孩子要办喜事、需要用野味为名,开始一路打听哪里有卖野味的。在当地的市场一打听,就有知情人告诉她,有一家专门卖野味的。

  暗访行动

  贩卖者讲述电鸟经过:鸟被逮时眼珠还在动

  刘懿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在知情人带领下,他们来到了一处房子里。当她说需要100只野鸭子、18只野兔办喜事用,一个中年男子说,一个野鸭一斤多一些,一斤35元,收来的时候每斤就要20元,如果拔了毛、开膛后每斤要50元。

  男子说,鸭子是什么品种,他也说不上来,但确保都是电打的,并且都是洪泽湖里的。随后,中年男子打开冰柜,刘懿丹发现里面满是野鸭子,每只都装在一个塑料袋里。

  刘懿丹说,为了让他们相信这些野鸟都是可以放心食用的,中年男子还向她详细讲述了电鸟的方法。

  “这些鸟儿从北方到南方过冬,经过这里落在湖面上,人一过去,鸟就飞到另外一个地方。”中年男子说,为了捕猎这些鸟儿,就把电网铺在水面上,然后撒上稻壳、谷壳,再划着小船过去,将鸟儿朝铺有电网的这面轰。鸟儿一看到稻壳等食物,就会落下来,结果就被电着了漂在水面上。“去逮的时候,眼珠还在转呢,是活的,有的晕了之后很快就能醒过来,基本上都弄死了。”中年男子说,活的野鸭不好储藏,而且养着一天就会瘦一二两,三天后就没法卖了。

  “都是夜里过去逮的,偷偷摸摸的,逮到要判刑的。不敢弄!”中年男子告诉刘懿丹,鸭子找不到群,也不好逮,只有遇到才行。中年男子还解释说,自己出售的野鸭不是毒死的,即使是用药,一般用的也是一种麻醉性药物,野鸭吃了以后,遇到水,就会卡在嗓子处,导致缺氧死亡,人吃了这样的野鸭,也没事的。

  刘懿丹以过两天再来为由,找个借口离开了。志愿者举报后,当地派出所很快出警,在这一房子里查到102只野鸭,还有18只野兔。

  打开冷库,里面摆着一排排野鸭子和獐鸡

  刘懿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在孙园镇,听说她连鸭毛也要,一个中年女子还拿出了一个蛇皮口袋,里面满是各种花纹漂亮的鸭毛。当志愿者猜测说有几十只鸭子才能拔下这么多毛时,中年女子更正说,有百把只鸭子,“这些都是纯野生鸭毛,一点杂质都没有。”

  “卖的时候都是偷偷摸摸的,不能声张的。”中年女子告诉刘懿丹,她家一年能卖几千斤的,七八斤的小天鹅收过,十二三斤的大天鹅也收过,以前猫头鹰一年能卖一二十只,现在不敢卖,人家也不敢逮,因为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逮到了就放飞,“你要是要的话,我就偷偷摸摸放在别人家的冰箱里,等你来再拿给你。”

  中年女子说,大小天鹅和猫头鹰现在不敢卖了, 只能卖些兔子、野鸡,卖野鸭也会被判刑。

  在龙集镇,刘懿丹在住宿旅馆店老板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经营野味的窝点。当刘懿丹表示要200只野鸭时,她被带到了一处房子里,打开大门里面有冷库,她进去一看,冷库是一排排鸭子和獐鸡。在对方一边装货的时候,她一边想法拖延时间,并让在外接应的志愿者报了警。警方出警后,经过清点,共查获骨顶鸡(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已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2013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250只、野鸭192只。

  警方调查

  正在摸查 盗猎贩卖上下线

  在得知洪泽湖有人盗猎贩卖野生鸟类后,10月28日下午,一批志愿者从东北驱车1000多公里,赶到湖边和刘懿丹会合。29日下午5时许,紫牛新闻记者和刘懿丹等十多名志愿者一道来到临淮派出所。一位值班的民警表示,目前正在摸查盗猎贩卖野生动物的上下线,同时将把查获的野鸟送到相关部门进行鉴定。

  截至发稿前,警方表示已将查获的鸟类尸体送南京森林公安进行鉴定。

  虽然在沿湖的几个乡镇发现了贩卖野生鸟类的窝点,但让刘懿丹感到欣慰的是,政府相关部门加大了打击力度,老百姓也都知道捕杀贩卖鸟类的危害和后果。

  “我们志愿者在市场上看不到摆在那儿卖了,都是藏起来。如果不是熟人,根本就问不出来。这对我们志愿者来说,要想找出来,有一定的难度,对执法部门来说,也是一种挑战。” 刘懿丹说。

  刘懿丹说,洪泽湖时常有迁徙的鸟类,比如野鸭子,它们要迁徙,就要补充营养和体力,就会到湖泊寻找食物,“每年迁徙的候鸟都会经过这个地方。”她呼吁,迁徙的候鸟不是属于哪一个人,也不是属于哪一个地区的,而是属于全世界的,“鸟类是人类的朋友,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有保护意识,自觉地爱鸟护鸟。”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