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无论如何 都要带他们回家

2019年10月23日 10:43   来源:广州日报   张丹、武威

  相比救人时的喜悦,广州蓝天救援协会的队员们,更多需要面对的是遗憾。

  广州蓝天救援协会会长陈名鹏告诉记者,出于对生命的尊重,不管面对的是鲜活的生命,还是冰冷的遗体,都要带他们“回家”。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丹、武威

  “今年以来还没有搜救到的是活的。”46岁的陈名鹏语气略显低沉,还带着疲惫。

  在早上训练期间,他们接到了寻人求助,经过一番搜寻后,结果找到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然后配合警方工作,将遗体交给警方或求助人。

  直到晚上八九点钟,他才和儿子回到家中。提到儿子,陈名鹏明显高兴了许多,“今天看到他成长了,帮了许多忙。”

  “志愿”是一种生活方式

  “儿子是头一次近距离接触到遗体。”陈名鹏告诉记者,从儿子的表现来看,儿子的心理承受力是挺强的,没有苍白无力的语言,也没有想象中的害怕或恐惧。而是通过儿子的行动帮助到了别人,展现出了他阳光的一面。

  他回忆说,从他进入蓝天救援协会以来,就经常会带着儿子参加各种训练,更多的是想给儿子一个锻炼的机会。“无论是体能、技能方面,还是在心理方面,都希望儿子能够一步步成长起来。”

  经过几年的训练,正如许多队员们说的那样,他儿子已经有了“直接入队”的能力,等到明年18岁时,陈名鹏就计划着让儿子加入到广州蓝天救援协会,去帮助更多的人。

  陈名鹏说,他和儿子都是普通的志愿者,参加训练,出队救人,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

  在航空公司上班的他,每一个周末休息甚至休年假,都是在队里训练或出队救人中度过的。“尽管每年的年假都用在了训练或出队上了,但也感到很充实。”

  “我也希望将这种阳光的生活方式传递下去。”陈名鹏说。

  对生命的尊重

  有一次救援让陈名鹏印象深刻,那次他面对的是高度腐败的尸体。

  他回忆说,一场越野跑比赛时, 有一位参赛者在山野中失踪了,再次找到时已经是冰冷的遗体。“由于天气非常炎热,所以找到的遗体已高度腐败,散发着难闻的尸臭。”

  由于已经临近晚上,经过商量,还是决定将“事主”适当地“打包”好,从山里带出来。“在向下撤的过程中是没有路的,便由队员在下方开出了一条路。”陈名鹏说,当将尸体运到山脚下后,原本可以接他们的主办方的车辆,由于嫌弃他们身上的尸臭,所以远远地就开走了,最后他们还是自己走出来到了大路。

  尽管遭到“人家嫌弃”会令人有些心里不大好受,但是他们也赢得了尊重,派出所出警的民警列队欢迎表示对他们的感谢。

  这次“转折”也让他印象深刻,同样也坚定了自己当“志愿者”的信心,“我经常会告诉我儿子,我们是在做好事。”

  所以,无论在搜救中面对的是生的还是死的人,都要将他们带回来,才是对他们生命的尊重。

  用业余时间做专业的事

  “由于会面对各种情况,所以也需要对队员进行心理干预和疏导。”陈名鹏介绍说,他们会定期对队员进行心理筛查,并且与专业的医院进行了合作提供咨询等服务。

  在志愿者加入到蓝天救援队之前,合作的医院也会提供专业的心理筛查,在筛查过程中如发现心理有问题,是不会继续录用该名队员的。

  相比较普通队员的工作,作为协会会长,肩上担起了更大的责任,这也让陈名鹏的压力大了许多。“每天需要考虑的事情,比正常的工作还多。”但是,既然担起了这个担子,就要将事情做好。

  “我们所有的活动都是利用业余的时间去做。”陈名鹏说,他经常会和队员们说的一句话,“我愿意和大家一起,利用业余的时间,去做一些专业的事,让每个周末都变得非常有意义。”

  对于自己年龄的增大,陈名鹏并没有太多的担忧,他告诉记者,经过统计,在蓝天救援协会中,有70%的队员年龄阶段在30~40岁,其中年龄最大的队员有60多岁,“他现在还去跑马拉松呢。”

  他说:“阳光的生活方式,是和年龄无关的。”就算他今后没有足够的体能在一线实操,但是足够的经验也会让他成为出色的“指挥者”“协调者”。

  队员范俊伟:时刻准备救援被困者

  37岁的范俊伟主业是一名模具工程师,还是广州蓝天救援队一名拥有9年“工龄”的救援志愿者。范俊伟告诉记者,2009年时,他从朋友那里得知广州有一群救援志愿者,从小乐于助人的他于是加入广州救援辅助队进行专业技能培训。此后,范俊伟加入广州蓝天救援队,并执行了多次山地救援,专门搜救在山上迷路或受伤的受困者。“有一次在肇庆附近的烂柯山上,一名资深的驴友因为在山路上滑倒,使得他头被磕破,腰部动弹不得,我们蓝天救援队一行4个人用担架等专业设备,将他顺利带下山。”

  多年的搜救生涯中,除了成功营救,范俊伟也遇到过很多无能为力的时候。每年他都会遇到因为生意、感情失败而想不开的人,但绝大多数时候他只能带着失望和遗憾的心情告诉家属实情。“我当救援志愿者已经9年了,你要说不累,说没有想过退出,那肯定是假的,但能让我留下的,正是在这里结识的朋友们。”范俊伟说,蓝天救援队队员,他还会继续干下去。

  队员彭婉开:“山竹”来临她冲入芳村水浸点

  34岁的彭婉开直到去年才加入广州市蓝天救援队。虽然是队里的“小字辈”,但她对应急救援却充满兴趣。“我特别喜欢户外,就很想学习户外应急救援的知识,同时去帮助一些受困者。”

  彭婉开是一名自由职业者,去年有一回爬火炉山,在路上遇到一群义务巡山的蓝天救援队员。得知他们有很多急救装备和急救知识,便主动选择加入了救援队,并进行了相关的水域救援训练。

  没过多久,台风“山竹”直击珠三角。彭婉开得知荔湾区的一处老旧小区水浸严重,便和多名队员开着救援艇和冲锋舟前往救援。在救援过程中,彭婉开多次跳入水里,挨家挨户搜索确认是否有受困者。“我们来到蓝天救援队,就不分男女了,作为女性,什么脏活、累活我都可以胜任。去年的信宜水灾、惠州水灾我也去了现场开展水域救援。”彭婉开介绍。

  队员越永贤:公务员也爱做应急救援

  45岁的越永贤本职工作是越秀区的一名公务员,2015年加入蓝天救援队的他,主要负责水域救援。

  越永贤告诉记者,水域救援和其他救援方式的最大不同是时间紧任务重。“其他救援例如山地救援还可以通过电话等通信工具告诉被救者一些求生知识,让他们更好地等待救援,但水域救援就是黄金5分钟,错过了时间,就很难救人。”

  他说,蓝天救援队的协作精神让他坚定地留下来,团队愿意分享各种救灾和求生资源,还不断地训练求生技能。“比如我们今天训练开冲锋舟,这种冲锋舟最大的优势就是即使船翻了,也能通过人力再将船翻正回来,这是普通船只做不到的。”

  越永贤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去惠州救援。他和团队成员一起将大量物资转运进入灾区,并将一些急需救援的灾民营救出来。他告诉记者,家人都特别支持他,而他利用业余时间做公益,并没有告诉单位同事,“我相信两方面我都能做得很好。”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