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李斌:“小蚂蚁”的大梦想

2019年06月11日 09:26   来源:北京晚报   

  李斌(右二)给夏令营学生讲述皮影戏知识。

  “我患的是脑垂体生长激素缺乏症,六岁起,我的身高就一直停留在一米左右,现在无论走到哪里,也会被误认为是小朋友。”41岁的李斌语气轻松,好像是在说一个故事。因为身体上的缺陷,李斌的人生和“自强不息”四个字紧紧连结在了一起。

  “那时候,别人家的孩子都能帮着干农活了,而我却连锄头都拿不动,觉得自己特没用。”李斌出生在农村,家里为了给他治病负债累累。他清楚地记得,为了给他治病,父亲的鞋子补了又补,连双新的都舍不得买。李斌觉得自己是家里的累赘,甚至想了结自己的生命。

  在父母的鼓励下,李斌接受了那个长不大的自己。他勇敢地走出家门,做门童,当服务员,来减轻家里的负担。但是对于身高只有一米左右的他来说,找工作的难度比其他人要大了许多。

  200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李斌看到了北京皮影第六代传承人路海的皮影戏表演。这一看,他便再没放下。“师傅拿起皮影人,在幕布上表演,哇,这个手工制作的形象就活了。我的心一下沸腾了,我对自己说,这就是我最想要的。”

  那一刻的心情,李斌记忆犹新。他跟路师傅表达了想学皮影戏的意愿,路师傅却面露难色。“皮影台子这么高,皮影杆又长又粗,就连常人都吃不了这苦,你行吗?”李斌却表示,他是真心喜欢皮影,他不怕吃苦。路师傅被李斌的执着打动,便收下了这个特别的徒弟。

  从此,李斌开始了他的皮影生涯。初学时,李斌接受起来比别人慢半拍,但是他毫不气馁。人家练五遍,他练十遍,人家练十遍,他练三十遍。在学习的过程中,李斌感受到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他说:“这么优秀的传统文化,说什么我也要把它传承下去。”

  2009年,李斌利用学到的手艺,创办了小蚂蚁皮影艺术团,几名团员都是像他一样的“袖珍人”。皮影戏不赚钱,李斌深知撑起一个团队不容易,但他依旧这么做了。他们从二手市场买生活用品,他们吃的菜都是买早市收摊时一元一堆的菜。他们到天津蓟县收驴皮牛皮,自己做道具,为了省钱,无论行李多重,他们都是去挤公交。因为条件太艰苦,一些团员受不了离开了,李斌觉得特对不住他们,但是他却没想过退却。

  在大兴区残联、文委等部门的支持下,近年来,李斌的演出场次越来越多了。对于社会上好心人的支持,李斌念念不忘。他带着小蚂蚁皮影艺术团频繁地到养老院、SOS儿童村等地义务演出,以此来回报社会。不仅如此,“小蚂蚁”还走出了国门,到了韩国乃至欧洲去演出,将中国的传统皮影艺术带到全世界。

  通过自己的努力,从小需要别人照顾的李斌现在已经成了艺术团的顶梁柱。团员需要他、家人需要他,皮影戏的传承更需要他。“被需要的感觉真好!”回顾自己的成长历程,李斌露出了微笑。

  本报记者 王琪鹏

  首都文明办供图

  “北京榜样”

  6月第2周周榜

  ■田刚印,男,1981年5月出生,北京中航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在地下室创业的田刚印不为国外资金诱惑所动。2013年,他研制出的军用无人机被认定国际领先,将我国此项成果的研制提前了5年以上。如今公司产品实现了300公斤级向3吨级的跨越,应用于国防、海关缉私、电网巡检、灾情监测等多个领域。

  ■秦立哲,男,1985年11月出生,武警北京总队执勤十四支队人力资源股股长。

  2018年12月12日,秦立哲办公事时恰遇复印社失火,他在浓烟中摸索到发烫的燃气罐手柄,关闭阀门后,拎起罐体向后院冲去。在狭窄的二楼隔间救火时,一个身着迷彩服的军人前来相助。火势最终被控制住,秦立哲却悄然离开。

  ■崔桂军,男,1957年5月出生,延庆区张山营镇西大庄科村护林员。

  大庄科瞭望塔位于海陀山1200米海拔处,护林员要看护设备监控火情大范围巡山,隔一两天还要背上去20公斤生活用水。崔桂军与高山白雪为伴,7年来攀爬瞭望塔相当于攀登了40多次珠峰。每天清晨他巡视完毕都会准时用对讲机向山下报平安,被誉为“海陀山的守望者”。

  ■段英,女,1970年5月出生,北京然尔阅读公益发展中心创始人。

  首师大毕业的段英工作后就开始捐资助学。在看到河北阜平县贫瘠的教育现状后,2015年她毅然辞职成立了公益组织“然尔阅读”,用自己的积蓄为5所小学建立了校园图书馆。坚持文化扶贫的“然尔阅读”至今已在阜平县捐建县级图书馆1座,小学图书馆14座,以及1个村庄图书站,共计投入达百万元。


(责任编辑 :支艳蓉)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