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的哥杨晓青寻子十五年

2019年04月10日 10:14   来源:广州日报   肖欢欢

  杨小弟走失前,一家人的合照。

  过去15年,对于47岁的深圳出租车司机杨晓青来说,每一天都是煎熬。他天天将儿子的照片带在身上,在的士上逢人就问“你见过照片上的这个孩子吗?”

  他找遍深圳城中村的大街小巷,为的就是有一天奇迹出现。“我有时会想,他长成什么样子,过得怎么样,在哪里。我这辈子都不会放弃。”杨晓青说。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杨晓青有时会在梦里梦到儿子,他听到儿子喊他的名字,向自己求救,当他伸手去拉儿子时,梦醒了。

  下棋时儿子被拐走

  杨晓青被拐走的孩子叫杨树森,小名“杨小弟”,是杨晓青的第二个孩子。2002年10月,杨小弟出生在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县沙朗镇北岸村。当时的杨晓青就在深圳开出租车,常年上夜班。“他出生后一个多月,摆满月酒,我才见到他一面。”杨晓青一脸愧疚地回忆,2003年春节过后,妻子欧菊芳带着1岁多的儿子来到深圳,和杨晓青一同住在深圳莲塘村一间不到30平方米的出租屋里。

  2004年12月19日,是杨晓青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中午11点多,杨晓青带着儿子到莲塘八巷莲花阁楼下玩,遇见有人招呼他下棋,他就让孩子在一旁玩,自己和别人下棋。

  但下了三盘象棋后,旁边有老乡跟他说,“你儿子怎么不见了?”这时杨晓青才回过神来。他的头上像被浇了一盆冷水,赶紧到巷子里面大喊儿子的名字,也却没有听到儿子的回应。

  一开始他并不愿意相信孩子被拐走了,还以为孩子只是走迷路了。到后来,村口一个老太太告诉他,她看到一个孩子挣扎着被两名男子抱上了出租车,根据她的描述,孩子的穿着与年龄和杨小弟基本相符。随后,派出所查阅监控录像,证实了杨小弟是被拐走的。

  已耗尽家里全部积蓄

  “因为我的疏忽,把孩子弄丢了,我没有一天不愧疚。”杨晓青说。

  此后的15年,杨晓青一家便开始了漫长的寻子之路。他把孩子的照片和各种信息都写在一张海报和卡片上,到处派发。但凡得知有人贩子被抓获的消息,他们就赶去当地派出所询问;街边看到小孩乞讨,也总要多看几眼。

  他还把儿子失踪的信息制成小卡片,发给搭载的乘客,希望能四处转发获得一些有用的消息。时间久了,在深圳打车的市民都知道深圳有一位丢了儿子的的哥。

  大量的寻人启事印刷费用,广告刊登费用,到外地寻子的交通、住宿费用都是不小的开销。杨晓青粗略算了下,这么多年寻子,前后花了大约有30万元,已经耗尽家庭这么多年全部的积蓄。

  尽管儿子已经丢失了15年,杨晓青还是坚信,如果有一天孩子站在自己的面前,自己还是一眼就能把他认出来。“我光看看他的眉眼就知道那是我的孩子,那是我们父子之间独特的情感连接。”

  “希望有生之年找到他”

  杨小弟最喜欢的玩具机器人和自行车,杨晓青至今还保留着,他希望有一天,这些玩具能在找儿子的过程中发挥作用。

  多年来,杨晓青都不敢换地方住,他一直在原地等着杨小弟,期待着孩子长大能够回来找他们。杨晓青问过打拐办的警官,如果双方都互相寻找着对方,找到的几率才会更大。

  “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否还在这个世界上。”杨晓青语气沉重地说。“但我也要在这里一直等他,等到我以后老了,我动不了了,我的一生找不到他了,也希望他的兄弟姐妹能找到他。”

  杨小弟今年已经17岁了。虽然杨晓青不知道孩子具体在哪里,但他相信,儿子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他。“如果我先放弃了,那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我不放弃,起码还有希望,不是吗?”言毕,杨晓青的眼中满是泪花。杨晓青说,他准备向“神笔警探”林宇辉求助,希望他能画出杨小弟现在的样子,继续寻找孩子。

  被拐男童信息:

  杨树森,小名“杨小弟”,失踪时约2岁半,高约90厘米,脸上有几处出水痘留下的疤痕,左脚掌中有颗黄豆大小的深色肉痣,说话带电白口音,会喊爸爸妈妈,知道父母名字。走失时身穿白色T恤,青色红边长裤。


(责任编辑 :支艳蓉)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