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允许员工请假创业 这个国家真“慷慨”

2019年03月19日 09:25   来源:中国青年报   综合编译 胡文利

   创业和工作可以两不误

  在30岁之前,珍娜·卡金的人生字典里从未有过“创业”这个词。彼时,她是瑞典斯德哥尔摩一家企业的心理咨询师。

  6年前的一天,她和未婚夫到斯德哥尔摩郊区的宜家淘沙发。他们逛来逛去,对店里所有沙发腿的样式都不太满意,回家上网搜寻,也没发现称心的。他们突发奇想:能不能成立一家专门生产家具零部件的公司,让顾客随心所欲地对现有家具进行改造或升级,比如在柜门上盖个花式印章,给门装个漂亮的门把,或者给沙发换一换“腿儿”?

  “能想到这么好的点子,我们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付诸行动。”她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她向公司申请停薪半年,在此期间寻找供货商,建立网站,参加各种孵化项目和初创企业指导课程。

  卡金不敢立刻辞职,因为和她一起创业的未婚夫当时是一名自由职业者。如果两个人都“自由”,财务风险太大。如果公司办砸了,她打算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但6个月后,她没有回去上班——她自己的企业已走上正轨。业务越做越大,目前销售网络覆盖30多个国家。

  回想6年前那个改变人生的决定,她坦言自己其实“并不是个野心勃勃的冒险家”。“那半年假期给了我很大的安全感,让我有后路可退。否则,我可不敢轻易下海。”她说。

  在瑞典,像卡金这样向雇主申请停薪去创业的人还有很多。根据该国法律,全职员工有权享受6个月的无薪假期,用于创业、学习或照顾亲人。雇主在两种情况下可以说“不”:没有这名员工,公司就经营不下去;该员工的新公司是老东家的直接竞争对手。休假结束后,员工可以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不用担心被边缘化。

  “瑞典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用法律保障‘创业假’的国家。”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博士后克莱尔·英格拉姆·博格斯说,“在这里,你每天都能碰到这类人:他们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筹备创业;一旦有了苗头,他们就申请停薪,看看是否真的能成功。在高科技领域和高级人才中,这种现象尤其常见。”

  人人都有“创业梦”

  瑞典只有1000万人口,但近年来,该国人均拥有亿万美元市值公司的数量在全球范围内仅次于美国硅谷,在美国彭博社最新发布的全球创新力榜单上位居欧洲第一。

  无论你是用手机玩游戏、听音乐还是打网络电话,都很难避开“瑞典制造”。音乐流媒体Spotify、在线支付平台Klarna、游戏公司King、即时通信软件Skype……这些大名鼎鼎的高科技公司都诞生在瑞典。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统计,平均每1000名瑞典员工拥有20家初创企业;在美国,每1000名员工拥有的初创企业为5家。

  “斯德哥尔摩正在成为全球高科技行业的领头羊。”Skype创始人尼可拉斯·泽恩斯特洛姆告诉英国《电讯报》。创立仅仅两年后,Skype就以26亿美元的价格被易趣收购。“如果哪个投资者的投资名单上没有瑞典企业,我真为他的前途捏把汗。”他打趣道。

  想准确判断包括创业假在内的社会福利对创新力的贡献有多大?这个任务有些棘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具体数据表明有多少初创公司是从创业假中诞生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随着请创业假的人数增加,初创公司的数量也在上升。根据瑞典统计局的数据,2007年,年龄在25岁到54岁之间的创业休假人数为16.3万名,注册初创企业为27994家;到2017年,休假人数为17.5万名,初创企业为48542家。这一趋势在科技领域尤为明显。

  “在瑞典,初创企业的生存率很高,而且成长速度更快。”经合组织经济学家弗拉维奥·卡尔维诺告诉《大西洋月刊》,瑞典人把握创业机会的能力世界一流:在18岁至64岁的人群中,大约65%的瑞典人认为他们生活的地方有良好的创业机会;这个年龄段的美国人中,只有47%这么认为。

  对那些没有创业念头的人而言,健全的社会福利也能促使他们把梦想付诸行动,比如创业假。

  31岁的麦克斯·弗里伯格是一家全球知名咨询公司的顾问。不久前,他成立了一家软件公司。他已经筹备了一年多,可以说胸有成竹,但他并没有辞去顾问工作,而是选择了停薪。他担心辞职将使他失去“竞争优势”和多年拼搏换来的社会地位,让他陷入财务风险,而停薪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创业的焦虑。

  “我有一份好工作。得到这样的工作并不容易,我整个大学期间都在鞭策自己,工作也十分努力,不敢懈怠。创业前,我问自己是不是疯了,但一想到我还有后路可退,就没那么害怕了。”他坦言。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助理教授徐挺(音)认为,创业假对推动创业有重要作用。2016年欧盟委员会资助的一项研究表明,创业者最担心的是财务问题,其次是职业风险。“许多人担心,如果创业失败,稳定的饭碗也没了,因此裹足不前。很多国家给创业者发补贴,但这还不够。降低职业风险也很重要,却往往被忽视。”他说。

   创业不只是少数人的游戏

  有人担心:雇主怎么会如此开明,竟然允许创业失败的员工回到原来的岗位继续工作;就算能接受员工“浪子回头”,他们升职加薪的机会恐怕也比其他人少。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在瑞典,对创业员工持有偏见是违法的。

  “员工到外面闯荡一番,然后回来工作,这其实没什么不好。这种经历充其量算是不好不坏,甚至在不少人看来是有好处的。因为经历风雨后他们才明白,‘哦,原来这份工作才是最适合我的。’”英格拉姆·博格斯指出,瑞典社会极其重视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除了工作,个人生活与成长也非常重要,而创业正是不可多得的成长经历之一。

  30岁的杰西卡·佩特森请了创业假,成立了一家研发虚拟助理产品的公司。假期快要结束时,她决定暂时放慢创业的步伐,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

  “我想近期买房,但创业赚的钱还不够养活自己。因此,我必须回去工作,这样才能有稳定的收入。”她对BBC表示,主管很高兴她能回来为公司效力,并给她分配了新的任务,避免让她“重陷瓶颈”。

  美国“Boingboing”博客网站提出,财务安全与创业热情之间有着紧密联系。如果你必须攒够了钱才能腾出时间创业,那么富人总是比一般人更有创业优势。如此一来,只有富人才有资格变得更富有,比如开始新的投资、创业,或者追求更好的教育。“如果多数财富只能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多数人想要实现梦想,创造繁荣,是否必须经受财务风险、职业危机和债务缠身的种种焦虑?”

  “我认为,如果想发展成为创新型国家,必须为人们提供安全保障,让他们敢于冒险。”瑞典企业与创新部部长米凯尔·达伯格告诉《大西洋月刊》,“即使你创业失败,申请破产,瑞典的社保也能给你兜底。所以,在瑞典,冒险并不像在美国那样令人害怕。”

  瑞典为何如此慷慨?《大西洋月刊》分析称,这是因为瑞典是一个高税收、高消费的国家。传统经济理论认为,像瑞典这样的高福利制度不利于培养企业家精神。政府人均开支越多,人均初创企业的数量越少,因为高税负会降低企业预期收益,打击创业热情。然而,瑞典似乎打破了这个魔咒。

  该刊指出,瑞典社会保障制度能在很大程度上替创业者分担风险。在瑞典,大学教育是免费的,医疗保健也是免费的。无论你是否工作,都可以享有这些福利。即便创业失败,创业者也能拥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弗里伯格心里十分清楚,即便他的公司倒闭,他仍然有医疗保险,也无需偿还任何学生贷款。

  瑞典政府甚至打算给予创业者更多的福利。BBC称,一些工会已经与企业达成协议,把创业假由目前的6个月增加到1年。

  无论能不能休假,创业始终有风险

  不是所有人都能热情洋溢地举双手赞成创业假。对雇主来说,这种针对员工的福利必然会带来一些不便。

  “对雇主而言,有人请创业假,意味着公司失去了一个熟悉业务的人,要把休假员工的工作分配给其他人,还得给不确定能否回来的员工保留职位。是在缺乏人手的情况下,有人请假更让管理者头疼不已。”瑞典职业人才联合会的塞缪尔·恩布洛姆告诉BBC,一旦经济状况不稳定,这些问题会变得越发明显。

  而且,创业假只是固定员工的福利。BBC称,虽然绝大多数瑞典人都有稳定的工作,但和其他很多国家一样,近年来零工经济正在冲击瑞典社会,这在年轻一代中尤为明显。从2009年到2017年,在16岁至24岁这一年龄段,打零工的人数比例由44%上升到50%,在25岁至34岁的年龄段则由14%上升到18%。

  “瑞典和其他许多国家面临共同的问题:‘正式员工’和‘临时员工’之间的两极分化。对零工者和自由职业者而言,休假没有什么意义,而且会让他们与雇主的距离更遥远。”英格拉姆·博格斯指出。

  她还提醒所有的创业者,不管他们能不能休假,创业都是有风险的。

  “在瑞典创业遇到的阻力和其他任何地方是一样的。休假结束后,你可能仍然要放弃稳定的饭碗和体面的薪水,接受一份不稳定的工作,以及比原来少很多的收入。不过,创业假还是能给你一些创业的安全感,让你有时间去追求人生中那些重要的东西。”她说。

  (摘自《青年参考》报2019年02月14日12版)

  综合编译 胡文利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 :支艳蓉)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