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寒风里,这些瞬间很暖心

2018年12月07日 09:19   来源:北京日报   

  昨天,在天安门广场,游客们穿上厚厚的羽绒服,戴上帽子、围巾,包裹严实在寒风中游览。 本报记者 武亦彬摄

  ■编者按:

  昨天气温骤降!在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里,我们记录下这个城市的几个细节。它们也许只是这座城市里司空见惯的瞬间,而细细品味,却让人倍感暖心。

  这个敬礼值得点赞!

  本报记者 刘冕

  6日清晨8时,门头沟山区的气温骤降到零下五六摄氏度,妙峰山民族学校的操场上空荡荡的,只有一位穿着黑底粉花棉外套的小姑娘站得笔直,面朝徐徐升起的五星红旗敬队礼。

  国歌结束,她匆匆跑回教室,一路上将冻红的小手放在嘴边,呵气取暖。

  这一幕,恰巧被学校初三年级物理老师杨红宇看到了。他掏出手机,将画面定格在女孩儿敬队礼的一幕,并将照片发到了学校老师群里。

  一张有温度的照片,瞬间温暖了大家。小学部的一位老师认出了她是小学二年级二班学生王晶晶。

  “上课前,我到操场上活动活动,一下子没注意时间,所以没有赶在升国旗前回到教室。”王晶晶说话嗓门儿挺大,“从我上学起,老师们就告诉我遇到奏国歌时要立正站好。我刚加入了少先队,所以遇到升国旗要敬队礼。这是我应该做的呀!”

  小晶晶的理所当然,昨天感动了很多人。杨红宇将照片发到了朋友圈。“瞬间就收到了几十个点赞。大家都觉得这个小姑娘一下子让这个大冷天温暖起来了。”杨红宇说,“最让我感动的是一个细节。因为天气太冷,小姑娘一直将手缩在袖子里。当她抬手敬队礼的时候,右手没能一下子伸出来。我以为她会保持这个动作的时候,她快速地捋了捋袖子,将右手完整地伸了出来。”

  国歌完整地演奏一遍,大约需要四五十秒。王晶晶全程保持标准的敬队礼姿势,手被冻得通红。“我们每天都有升旗仪式,如果是在班上,就是对着讲台上方的国旗立正,入队的同学敬队礼,没入队的行注目礼。”王晶晶一再表示,“每个同学都会这样,不光是我。”

  国旗在哪里,我们的目光就在哪里,我们的心就在哪里!妙峰山民族学校的官方微信号特意将这幅照片贴出,并配上了这样一段话:“今天,我们为王晶晶同学的举动感到自豪和骄傲!爱国教育在老师们日常的教育教学之中,在孩子们的一言一行之中,德育之花在大山深处悄然绽放,我们向教师致敬,为孩子点赞!”

  一句提醒温暖路口

  本报记者 任珊

  早上8时,气温只有-5℃,寒风中路人裹紧大衣加快脚步。在城市副中心东夏园路口,昨天跟往常有点儿不一样。

  路口西北角,信号灯还没变成绿色,就有几位小伙子试探着要过马路。“您别急,南北方向再等几秒。”头戴橙色帽、身挎小黑包、腰别扩音器、手挥小红旗的文明引导员赵海娇立马走上前提醒。“今天天儿够冷的吧,多穿点儿,别冻着。”听到一句温暖的话,几个小伙子止了步。对面变灯了,赵海娇又提醒道:“绿灯20秒,如果变灯了,您就在中间等等,甭着急,安全第一。”一位小伙子回过头,冲赵海娇微笑着说:“谢谢阿姨。”

  这微笑,让赵海娇特别暖心。“天儿这么冷,大家着急赶路,还有什么比微笑更温暖的吗?”赵海娇嘿嘿一乐。

  昨天,东夏园路口首次有文明引导员上岗。

  赵海娇说,今年年初,听说通州区正在招募文明引导员,她立马报名,被分在了武夷花园附近的路口执勤。上个月区里通知,东夏园、郝家府附近将调配引导员,虽然离家更远了,早上要早起半小时,赵海娇还是积极举手。就这样,她在东夏园路口上岗了。

  5时30分起床,梳洗,吃早饭,乘442路公交车坐半个小时,7时前赵海娇就到了路口。

  “你们这黄外套厚不厚,冷不冷啊?多穿点儿,今儿多冷啊,别冻感冒了!”有位路过的大妈关心地问。“姐,我穿得可多啦!我里面穿了保暖衣,还有羽绒服。您再看我这鞋,下面还垫了暖宝宝呢。”赵海娇说。

  虽然贴着暖宝宝,可近两个小时站下来,赵海娇的脚还是冻得发木,不得不时不常跺跺脚。“这个办法还是同事教我的,看来明天得换更厚、加绒的鞋了。”赵海娇说。

  据悉,随着城市副中心建设发展,通州区的文明引导员群体正在壮大,人数从年初的252人将增加到552人,新增的20多个路口将实现引导服务全覆盖,此外,副中心周边公交车站引导员也将在本月到位。

  “穿太多怕干活不方便”

  本报记者 王天淇

  郎东伟最近忙得连轴转。作为热力集团朝阳第二分公司八里庄供热服务中心四惠服务站站长,一早按照报修工单安排好了入户维修人员,郎东伟就出门去看看前天夜里维修好的一处管线还漏不漏水。

  虽然室外最高气温只有-6℃,但郎东伟还是一件冲锋衣、一条工装裤、一双厚底工装鞋、一顶鸭舌帽“武装”全身,迎着风出了办公室。

  八里庄四惠服务站管着周边17个换热站的管线、设备检修工作,130多万平方米的供热面积,1.1万余户居民,只要家里暖气不热,郎东伟都得操心。

  金地名京小区H座楼单元门旁的地面上,露着一个直径近两米、深一米多的大洞,洞边土质松动,人走上去打滑。郎东伟拽着一旁的树干,试探着下到洞底。

  前天18时,郎东伟巡检时突然发现这栋楼的高区供热补水量出现异常,补水泵根本停不下来,“要是系统正常,有的小区几天都补不了一次水,肯定是哪儿漏了!”郎东伟立刻带人赶到地下车库,沿着车库顶上的管线一寸一寸地查,终于判断出是进楼的直埋管线发生泄漏。

  直埋管线深入地下,要维修只能把楼板挖开。近60厘米厚的混凝土隔离层,电镐加铁锨、大锤轮番上阵,碎水泥块、土方越挖越多。入夜气温更低,北风呼呼地刮着,郎东伟的手、脚早就冻得发疼,可还是一刻不敢停……凌晨2时,漏点堵住了,一阵刺骨凉意顺着脚底往上蹿,郎东伟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站在积水中,漏出来的热水已凉得刺骨。

  “不是不怕冷啊。干这行儿,爬上钻下,户外抢修再正常不过了,穿太多怕干活儿不方便,耽误事儿。”郎东伟说。

  户外巡查完一圈儿,即便是郎东伟这样的“老供暖”也冻得直跺脚。回到站里,匆匆扒拉几口午饭,郎东伟还惦记着下午到住户家中去测温,“为了应对寒潮,给管网升温升压了,一是看看住户家里温度怎么样,二也怕有跑冒滴漏的。”


(责任编辑 :支艳蓉)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