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90后“村官”情侣的苦与甜

2018年07月10日 11:40   来源:广州日报   

  90后“村官”情侣的苦与甜

  他们在乡村相识相恋 带领村民创业致富

  7月4日,珠海,正午的阳光,明晃晃得让人睁不开眼。

  为了接受采访,温武练特地换掉了他在村里常见的装束,穿上一件白色Polo衫、一条军绿色休闲裤,再蹬上一双小白鞋——这双鞋他平日里穿得不多,在斗门莲洲镇新洲村当了四年“村官”的他,早已融入到了村民之间,大多数时候,他都是穿着一双拖鞋到处“串门”。

  温武练是村子里少见的“90后”。2008年,我国开始实行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计划,当“大学生村官”成为许多高校毕业生的就业选择。这次,我们要讲述的是这名“驻村”青年的故事。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程依伦

  “驻村”的日子并不轻松,大多数时候的日常工作,温武练都是协助村两委写材料、下村、做统计。

  不当“经理”改当“村官”

  “平日里打交道最多的就是村民,”温武练说:“村里又都是老人、留守儿童多,年轻人少。”

  “交通闭塞,工作地点又远,再加上圈子小、工作出路受限,好多一起驻村的同事,找对象都很困难。”温武练说:“我有两位同事就是被分到岛上,一个在万山岛,至今单身;另一个在外伶仃岛,嫁给了岛民。他们俩要很久才能上岸,生活圈子完全限定在了岛上。”

  不过温武练是幸运的。在驻村的过程中,他找到了自己的恋人王倩莹。前不久,温武练刚刚结束为期16天的新加坡蜜月之旅,他将从新加坡带回来的手绘袋钉在家里的旅游纪念板上——墙板中央,是他和妻子王倩莹拍的四张崭新的结婚登记照。

  然而蜜月一回来,夫妻俩却又不得不面临“分居两地”:虽然都在珠海,但温武练所在的新洲村,离王倩莹工作生活的香洲区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如今新婚燕尔的他们,只能在周末见面。

  温武练和王倩莹分别是珠海市的第一批和第二批“大学生村官”。2012年,珠海首次招聘“订单式培养大学生村官”,计划从珠海本地高校中选拔一批大三学生进行为期两年的针对性培养,毕业后录用30人到农村任职。

  当时还在读大三的温武练参加了这次选拔。“原本是为了给自己毕业后多一个选择,没想到最后阴差阳错就被选上了。”2014年夏季,从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毕业的温武练,在得知自己被录取后,便辞去了他在深圳一家创业公司的产品经理职务,跑到新洲村报到,“当时我和公司的设计理念存在冲突,另一方面,我觉得做‘大学生村官’的自主性会更强一些”。

  把日子过成“向往的生活”

  进了村子之后,温武练改变了不少自己的生活习惯。曾经穿着一向斯文的他,开始穿着拖鞋去村民家“串门”;过去是滴酒不沾、一杯酒就红脸,后来的他却能够和村民一起大口喝酒,大声聊天,“村民们都很热情。”

  性格热情、头脑灵光的温武练很快就和村民们融到了一起。单身的他,还会被村民们操心起感情状况来。有一次,温武练和平时一样去一位阿叔家吃饭,然而到了对方家后,他才发现情形有些微妙:“我一进门,阿叔就一直指着我对他女儿说‘就是他了,就是他了!’当时搞得我还蛮尴尬,都不太好意思吃饭了;农村的女孩子胆子大还会主动地问我有没有考虑留在村里之类的话。”

  直到第二年,王倩莹来到村子里。王倩莹是温武练的师妹,但大学期间,两人互不相识。2015年7月,在她去斗门区莲洲镇耕管村报到时,温武练接待了她,一来二去两人便成为了情侣:“当时我把村子配送给我的蓝色凤凰牌自行车换成了摩托,之后每次入户走访的时候,都会载着倩莹到处跑。”

  恋爱后的两个人,成为了最佳拍档。大学时候的王倩莹是学统计学的,两个村将近四千多份登记表,她处理起来却非常迅速;温武练则负责出点子,策划活动、搞客家美食节等,吸引了不少城里人来乡村体验,“顺便还促成了好几对情侣”。除此之外,两人还一起开辅导班,给村里的小孩免费上课。

  不过,温武练最爱的是带着王倩莹去斗门的各个小村落里“轧土路”,一部手机、一个脚架、一个摄影遥控,爱好摄影的温武练用镜头记录了两人的全部足迹:去上洲村的稻田里割稻,在白蕉镇的虾山渡口逗弄船夫家的小狗,在耕管村里看油菜花田和格桑花海奔跑,在虾山村穿街走巷寻觅美食……他们还在村子里收养了一只流浪猫和一只狗狗,分别取名为“乖乖”和“匆匆”,有时还会带着两个小家伙一起出发。

  温武练和王倩莹将朴实的乡村生活过出了诗意。而这所有的点滴瞬间,被温武练整理成文——《村官侣行,在农村一样可以“虐狗”》。文章迅速被网友转载点赞,阅读量成为“10万+”:“那个时候觉得,这大概就是我‘向往的生活’了。”

  “洱海”的秘密

  在温武练和王倩莹的心里,一直有个关于“洱海”的秘密:有一次在新马墩村,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垂钓场旁,温武练突然问起王倩莹:“咱俩还从没一起旅游过吧?”王倩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温武练便指着垂钓场兴奋地说:“你看,洱海!”随后两人竟发挥起想象力,在鱼塘旁拍了一组“洱海风光”。

  不过,“看洱海”的愿望也至此压在了他们的心底,直到2016年11月,两人终于实现了第一次旅行,目的地便是洱海——“当时心里很感动,就是那种怦然心动、梦想开花的感觉,我们俩终于不用再想象了,怎么看洱海都很美。”

  “只是以后那样的日子应该很难再有了。”温武练说。2017年,考上了公务员的王倩莹去了市纪工委,两人便开始了异地恋。“当时一起入选的30个大学生村官,现在合同期满,就走了一大半,大家要么考公务员,要么去了政府机关单位。”

  由于编制问题,大部分“村官”都会在三年期满后,通过考公务员的形式离开农村。但温武练却选择继续留下:“一方面是因为三年里,自己对这里更多了份社会责任感,村民们给了我很多的关注,目前是走不开了;另一方面还是觉得不甘心,我很想把乡村创业这件事做大做好,农村的发展前景很大,是可以干出一番事业的。”只是如何将创业和村子里的效益结合在一起,他依然有些迷茫。

  今年7月5日,温武练准备开始尝试农村电子商务,他将自己的办公室装饰一番,墙上贴着两个红彤彤的大字——“丰收”。这一次,他做好了单打独斗的准备。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