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男子4个月暴走1800公里 只为救一素不相识孩子

2017年02月24日 10:42   来源:钱江晚报   张苗 李伊平

  43岁的徐飞在武义当地有个外号叫做“暴走叔叔”。在4个多月里,他每天暴走15公里,加起来超过了1800公里,相当于武义到北京距离。如此暴走的原因,只为救一名素不相识的孩子。

  因为高血压

  他差点错失捐髓机会

  这得从2007年说起。当年徐飞30岁出头,在一次无偿献血中,他签下了造血干细胞捐献协议,成为了一名中华骨髓库志愿者。

  由于造血干细胞匹配成功率非常低,他留在血液中心的那个手机号也一直没有响起过,直到2016年9月14日,他接到武义县红十字会的通知,“你的造血干细胞和一名患者初配成功,你愿意捐献吗?”

  “愿意捐献,当然愿意捐献。”

  接下来,进一步检查,他的各项指标全部吻合,“特别高兴,说明冥冥之中我和受捐者是有缘分的。”

  可事情的进展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顺利,接下来的体检给了他当头一棒,徐飞的肝功能指标不好,谷丙转氨酶偏高,另外他的血压也处在了高血压与正常血压的边缘,按照规定,这样的体检状况并不适合捐献。

  捐献流程就这样被中止了。沮丧的感觉涌来,“医生,短期里我有什么办法吗?”徐飞着急地询问,他不想错失救人的机会。医生告诉徐飞,如果加强身体锻炼,特别是加强有氧运动,并且控制饮食,应该能有改善。

  “我为了他,也为了我自己,必须好好锻炼。”徐飞下了决心。他向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打听到,受捐者是一位温州的5岁孩子,4年前就被查出来得了地中海贫血症,为了找匹配,已经等了4年,“这是一个遗传基因缺陷导致的毛病,相当于他一出生就是一名病人了。”徐飞的健身事业,从这时开始就带上了更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每天暴走2万步

  肝功能血压都正常了

  选择什么锻炼方法呢?作为工程师的徐飞,工作不轻松,过去他只是周末踢踢球,他想来想去,选择了走路,“很方便,不需要特别的场地,随时都能行动起来。”

  徐飞的家离单位有4公里的距离,开车也就是一脚油门的事情,等几个红绿灯,七八分钟也就能开到,可要走路的话,就得花上45分钟的时间。

  “单位7点55上班,以前7点起床,7点20从家里出发,现在6点20起床,6点40从家里走过去。”徐飞说,下班的时候同样如此。

  这样上下班在路上就得花掉1个半小时了,可他还嫌这样的运动量不够,每天晚饭后,和老婆一起在家旁边的公园里绕弯,至少走1个小时,风雨无阻。

  这样算下来,上下班走8公里,晚饭后再走上7公里,每天在他的微信朋友圈的“微信运动”当中,他走的步数都超过了2万步。

  武义并不是一个多大的地方,很多武义人在上下班的路上都能见到这个步履匆匆又格外精神的人,几周之后,“暴走叔叔”的称号就这样叫开了。

  除了暴走之外,徐飞也戒掉了小酌的习惯,总爱每天喝一两杯黄酒的他,很快就开始滴酒不沾,“毕竟酒喝多了对肝脏没好处。”

  徐飞甚至买来了血压计,就像一名高血压患者那样,每天早晚各测一次,监控着自己的血压。

  这些努力都在以肉眼能见到的速度给他带来回报,血压一天天稳定在正常范围内,直到2016年11月17日的新一次体检时,徐飞的血压稳定了下来,肝功能各项指标也正常了,他立马就把体检结果传给了浙江省红十字会。

  “我们都被徐飞感动了,又重新向中华骨髓库申请徐飞的捐献流程。”省红十字会一位工作人员说。直到上周五上午11点,徐飞在浙江省中医院,完成了造血干细胞的捐献,他的造血干细胞很快进入了那一名5岁孩子的体内。“小家伙一定要加油活下去啊。”这成为今年徐飞的最大愿望。本报记者 张苗 本报通讯员 李伊平 文/摄


(责任编辑 :王璐瑶)

分享到:
35.1K
Close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