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宁波市民举报建筑企业偷排垃圾 记者暗访被跟踪

2016年07月18日 09:38   来源:现代金报   目击工程车往河里倾倒泥浆

  工程车深夜在河边偷倒泥浆

  滩涂上建筑垃圾堆成了山

  工地偷排泥浆

  近日,宁波市民刘先生向本报反映,今年6月份以来,宁波一些建筑企业偷偷排放建筑垃圾、泥浆的现象十分严重,刘先生曾多次向当地城管部门反映,但打电话似乎并没有效果。

  那么,刘先生所说的是否属实?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调查。

  市民投诉

  工地偷排泥浆

  地下管网和大海遭殃

  一段时间以来刘先生一直在网上发帖举报偷排偷倒建筑泥浆问题。他说,6月19日晚,他最早是在北仑区宝山路与太河南路的东方港城建筑工地发现,有师傅接了管子往街面上的窨井里偷偷排放泥浆水。

  “当时,我看到那个工地擅自接了管子,把工地上的泥浆稀释后,偷偷打开外面临街的窨井盖,将泥浆水排放到地下水管网里去,当时看到了挺气愤,这个东西对水质环境影响真的太大了,所以我后来就开始关注这个工地的动态,看看他们还会不会那么干!”

  刘先生告诉记者,从6月19日至6月28日,该建设工地又把泥浆偷排到太和南路和宝山路下水管网。在此期间,他曾多次给当地城管部门打电话投诉,但是,打电话似乎并无效果。

  “每次打电话,执法人员一个小时才过来,要不然就是对方泥浆车都开走了,他们才过来,根本没有用”。

  为了取得证据,刘先生多次跟踪该建设工地工人,一路尾随并拍下了很多照片和视频:

  6月29日晚,东方港城工地,车牌号为浙B·8G966,浙B·8H067,以及另一辆遮挡号牌的泥浆车,分别在00:00,02:00,03:30,每车拉3趟,合计9车,拉到临港二路到底的海边码头化工厂内和第二通道场地内的大榭二桥下,直接倾倒到海里。

  6月30日晚上11点半,东方港城又有3辆半挂泥浆车,一辆小泥浆车,每车拉3趟,合计12车,均拉到上述地点后直接倾倒入海里。

  刘先生还透露,不仅如此,6月25日至6月30日,在北仑长江路与骆霞路路口,梯梯建设北仑新碶街道股份合作社三产综合楼项目部,工地上的泥浆也是直接被排放到工地旁的河道与下水道内。

  记者暗访

  7月16日深夜

  地点:东方港城建筑工地门口

  司机集中待命,听统一指挥出发

  根据刘先生所反映的情况,7月16日深夜11:05左右,记者来到东方港城建筑工地附近进行实地调查。该工地在北仑中河路与太河路之间,工地大门开在与此二条路垂直的宝山路上。当时,工地只开了一道门,门口停有六七辆工程车,门口地面有很多污水。不知什么原因,这几辆车都没发动,有几个司机在大门口抽烟聊天。记者随后发现,有辆黑色SUV上下来2个年轻人,和司机说了些什么,聊了一会儿后,又返回车内没了动静。

  7月17日凌晨近1点了,现场仍无动静。记者思虑着,如果真是凌晨4点后开始倾倒,这些司机应该抓紧时间休息才对,怎么会这么精神?记者决定继续观察。

  果然,到了17日凌晨01:05,SUV上下来一男子,大手一挥,喊了句什么记者没听清,只见门口的车灯打开了,司机各自回到了车上,这些拉土方的大车开始一部接着一部从工地内开出,记者数了数,一共开出来7部大车,全部在宝山路、太河路口红绿灯向左转弯,记者驱车跟上了最后一辆车。

  7月17日凌晨

  地点:尾随工程车的路上

  工程车无视红灯,一律直闯而过

  让人惊诧的一幕在后头,这些车转弯后,全部又从太河路向右转弯,直接开上了泰山路,据记者了解,该路段自2013年10月30日起就开始规定载重0.75吨以上货车全天禁行。

  记者沿着泰山路一路跟踪,由于这些土方工程车,完全无视红灯,一律直闯而过,而记者这边要遵守交通规则,最终也是费了些周折,才没被甩掉。

  随后,记者跟着这些车又上了329国道,车子经过霞浦、临港二路、临港一路,接近去大榭桥最后一个红灯的路口,左转弯上了一条可以说蛇走了都会扭散架的坑洼之路,无路灯无行人,两旁都是破旧的集卡车和不远处堆积如山的集装箱。

  地点:大榭二桥附近滩涂边

  记者目击工程车往河里倾倒泥浆

  在黑暗中,记者跟着开了10分钟左右,隐约发现路的左边开始有起伏状的小山。其中一辆土方车已在记者前方20米左右位置向左转了,前方传来马达噪声,记者为了不被发现,索性沿路往前再开了近100米,经过土方车左转位置时,扭头一看,只见已经有3辆车在大榭二桥附近滩涂边上倾倒着载运的泥浆。

  而最意外的是,记者熄灯停车正想仔细观察这些车辆作业细节时,一名黑衣男子十分警惕,朝记者的车子走来,完全看不清对方的长相,而且该男子故意走到离记者不到10米的距离,突然用强光手电照射记者。

  地点:329国道

  记者驾车离开,遭遇对方一路跟踪

  记者为了避免孤身一人、又深入对方作业范围、不知底细而遭意外的危险,索性开车准备离开现场。

  然而,记者将车开出不到1分钟,后面就有一辆标志车一路跟踪过来,在329国道接近临港一路的路口,记者停车后对方将车开到记者车子右侧,一男子将脑袋探出车窗直接看向记者,连续探头2次。可能是发现记者车内坐着的并不是执法人员,很快,该男子又调头返回了。

  7月17日下午

  地点:大榭二桥

  河道满是淤泥,滩涂上泥浆堆成山

  晚上的暗访证明了从工地开出来的工程车正在倾倒泥浆,但因为光线昏暗看不清全景,于是记者白天再次进行了实地查看。

  昨日下午,记者从北仑城区出发行驶了大约十五公里上了大榭二桥,在桥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桥下的河道内全是浑浊的淤泥,河道边上堆积着不少泥浆和沙子,并且有明显的车轮碾压痕迹。

  地点:宁波钢铁公司内部

  倾倒的泥浆过多,成了一个淤泥池

  不仅如此,河道附近百米内的的滩涂上也是堆满了从不同工地运过来的泥浆,有的已经堆积成了一个小山坡。

  记者发现,除了大榭二桥下的泥浆倾倒点,在霞浦也有一个比较隐蔽的点,这个点位于宁波钢铁公司内部靠海的地方,车子要从该公司一号门进入,沿着炼铁东路行驶两公里左右就到达海边。

  记者看到,海边的滩涂上由于倾倒的泥浆过多,已经形成了一个淤泥池,这些淤泥一旦经过雨水冲刷,最终都流向附近海域。一位渔民陈师傅告诉记者,他们世世代代都是打鱼为业,如今有一些受利益驱使的企业,将淤泥和渣土任意倾倒,不仅仅容易堵塞河道,而且容易污染海洋环境,会使海洋生物资源产量逐年减少。

  那么,相关部门会如何尽快处理此事呢?一些企业随意倾倒泥浆土方,究竟是公司运作存在漏洞,还是部门监管不给力?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