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现代版关云长”去世 守护战友妻儿66年_公益频道_凤凰网

2016年02月04日 10:12   来源:新华网   

  2月1日,重庆彭水县黄家镇,抗战老兵庹(音tuǒ)长发逝世,遗体入石墓时,亲属下跪送别。庹长发1924年生,1938年,年仅14岁的庹长发在山里割草喂牛时被抓了壮丁,18岁时编入部队。

  黄埔十四期的国民党军官易祥见他年纪小,为人又忠厚老实,就将他留在身边做了勤务兵。从此庹长发随易祥南征北战、几经生死,直至抗战胜利。

  易祥与妻子的老照片。1949年国民党在内战中失败,易祥随国民党军赴台,因其职务不高,不能偕家眷同行,于是将夫人陈淑珍与两个幼子安置在老家——湖南省邵阳县黄亭市镇黄泥村,并嘱付他视若小兄弟的庹长发,保护家眷,待时机成熟,便接他们一同去台。

  易祥和台湾家人合影。庹长发从此在邵阳定居,安守嫂侄66年,含辛茹苦照顾身无劳动力的易夫人与嗷嗷待哺的易家幼子,其间经历黄泥村土改、62年大饥荒、文革等政治运动。

  因其外乡人身份,易家曾为地主,家中更有国民党军人在台湾,庹长发虽为贫农却饱受牵连,坐过水牢,被质疑谩骂,经常食不裹腹,历尽磨难而不改初衷,敬嫂如母,视幼为亲,终身未娶,至信守诺,直至1988年易详去世,2005年易夫人陈淑贞去世。

  易祥1949年这一走,就是一辈子,他在台湾另行娶妻生子,直到1988年因病去世,也没能再回过湖南老家。图为易祥(右)与好友曹国华合影,易祥寻找大陆亲人的一封封家书都是由曹国华从香港转来的。

  易祥从台湾寄来的家书。1979年,陈淑珍收到了易祥从海峡对面“寄”来的家书,从最开始的每月一封到后来几乎每周都有。其中一封信中,易祥写到:“望吾儿能体谅母亲的辛劳与庹世发叔叔的养育之恩,盼你俩能好好侍奉母亲与善待庹叔叔。”

  在台湾另娶妻子的易祥料知自己已无法再回大陆,于是托人带信给庹长发,让他与陈淑珍结合,一起好好生活。然而,庹长发自身的道德准则认定:“嫂子终归是嫂子,不能做这不忠不义之事”,便予以回绝。

  邵阳黄亭市镇,庹长发与易家母子生活了几十年的房子,1979年由易祥寄钱修建。庹长发与陈淑珍虽生活在同一个大屋檐下,却没有夫妻之名,也无夫妻之实。庹长发坚守自己对长官易祥的承诺,“你去一年,我照顾一年;你去十年,我照顾十年;你去一辈子,我就照顾他们一辈子。”

  长年的养育之恩,易祥的两个儿子易浩光、易浩明也始终视他为父亲,后来兄弟分了家,仍然轮流赡养庹长发。庹长发自己一生未娶,与自己亲人失散近70年。

  2016年1月27日清晨5时,回乡三个月的庹长发因病溘然逝世,长眠于故土。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