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北大博士成“驻村干部”自创垃圾分类处理模式

2015年08月27日 09:58   来源:京华时报   

  驻大方村干部王锋正在往村民家中分发垃圾桶

  2013年5月,广西壮族自治区在全区范围内开展“美丽广西·清洁乡村”活动,8万人入乡驻村,开展清洁卫生工作,201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生化与分子生物学的博士王锋就是其中一员。虽然专业不对口、身份落差大、条件较艰苦,但他在“捡垃圾”同时,帮助村里修路修水坝、回收废旧玻璃瓶,自创一套垃圾分类处理模式,还建起了“清洁卫生儿童团”、“老人协会”、“妇女种植协会”,发动所有村民参与乡村清洁工作。如今,山区苗寨的旧貌已经发生变化。

  扎根乡村回收废旧玻璃瓶

  今年6月5日,北京大学新太阳中心会议室,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王锋回到母校与2015届师弟师妹分享自己这几年的基层工作感悟。毕业4年因在广西任职“美丽广西”乡村建设员,自创一套农村垃圾处理机制,他的事迹被学校列为宣传表扬的典型。

  在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硕博连读的王锋2011年毕业,学了6年的生化与分子生物学,按照往届学生的就业方向,或许出国深造,或许进研究所科学院,收入颇高,但王锋却选择了选调生。恰逢广西来北大招聘,他的面试和交流都进行得很顺利。当年,一共46名北大生去了广西各市县。

  王锋被分配的是广西科技厅,工作一段时间后却被告知,所有没有基层经验的人都要下乡,参加“美丽广西·清洁乡村”工作,就这样,2013年4月开始王锋成了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香粉乡大方村的一名“驻村干部”。

  “虽然我也是从湖南农村走出来的,但让我回到乡村,真不知道能做什么事。于是我特地背着一些象棋棋谱字帖过来,准备修身养性。”北大博士现在的主业却是“捡垃圾”,身份落差大、专业不对口、环境条件艰苦,王锋感到非常不适应。

  开始的几个月,他对工作毫无想法。也没什么威信,叫人干活叫不动。村民们纷纷质疑,一个北大博士,在农村能做成什么事?与群众共同清理了一个月陈年垃圾之后,不甘心的王锋突然之间决定,一定要做些什么。

  “美丽乡村工作,主要是把农村的垃圾处理好。村民一般都修建了简易垃圾池,将垃圾运过去直接烧掉。但是我发现有个问题,废旧玻璃瓶多,而且烧不掉。我就好奇,为什么不回收?”于是,王锋开始挨个找废品回收站咨询,由于村里的玻璃瓶太分散,运费高,回收不划算。王锋又辗转几家玻璃公司,最终联系到一家以废旧玻璃瓶为原料的玻璃厂,公司每天需要200吨的旧瓶子。

  但由于大方村废旧玻璃瓶数量较小,而且该村距离玻璃厂400多公里,成本较高,没谈成。后来,王锋找到公司老总,说大方村的先行将会带动整个县的未来合作,多次说服终于成功,他还劝说公司资助一笔钱,在村里修建一个堆放玻璃瓶的大基地。

  自此之后,村民自觉地把家中玻璃瓶分为有色、无色,建筑、非建筑。此事受到广西一位领导的特别批示,最终通过政府牵线、企业买单,大方村与公司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多年存在的废旧玻璃瓶问题终于画上句号。

  自创垃圾分类处理模式

  解决了废旧玻璃瓶难处理这个清洁卫生循环中的瓶颈问题,王锋得到了村民们肯定,那些不理解和质疑声也渐渐没了,村民们对他的工作越来越支持。玻璃瓶问题还引来其他村村民前来学习,王锋觉得很有成就感,开始真正投入进去,做得越来越多。

  在与村民一起捡垃圾、运垃圾、烧垃圾过程中,他发现,大方村垃圾池设计不合理,也没有将垃圾进行分类,这么多年村里的空气和环境提不上来。毫无相关经验的王锋开始利用课余时间查阅许多国内外相关书籍,还找北大同学帮忙下载文献资料,认真研读。

  他总结发现,一定要推广垃圾分类,并且垃圾池是重要的枢纽,他还找了专业环保公司咨询,尝试建垃圾中转站,将其整合成一个很完备的系统。

  大方村一共11个自然屯,也就是生产队,每个屯有40多户村民。王锋鼓励村民先在家里简单分类,分为可焚烧,比如纸片等,以及不可焚烧,比如日光灯电池,这种分类简单易行,村民愿意配合。再以屯为单位,每个屯建个垃圾站,每个镇设一个垃圾回收站。屯里的垃圾池分两部分,可烧和不可烧,前者就直接焚烧,其余的先堆着,最多一个月,堆不下再运走,节约人力和运输成本。不可烧的就拉去垃圾中转站,最终形成“农户家中—屯垃圾池—中转站”的处理模式。

  “以屯为单位比较容易处理,每个自然屯都居住在相对较集中的区域,在山顶、山腰或山脚形成一个个小型聚居群落,而且都是同一姓氏,凝聚力强,能互相带动。这套适合山区的垃圾分类处理模式,便于推广应用。”虽然不是本专业,但王锋多年的科研能力和素质水平在此得到充分发挥,他的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

  大方村很多孩子寒暑假时,没有什么娱乐项目,经常到处乱跑,吃完零食就乱扔。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成立了“清洁卫生儿童团”。此前他在每个屯成立了理事会,由5个德高望重的村民来管理这个屯。他决定让孩子成为理事会里的卫生监督员,让他们来监督所有人。

  “试了一段时间后,效果显著,成为监督员的孩子们不再调皮捣蛋、乱扔垃圾,而是每天都会围绕屯内的主要路段走一圈,把沿途的垃圾捡得干干净净。为了鼓励他们,我就上网买了一些玩具和书籍,他们收到了奖励也更有动力。”王锋说,相比让成年人干活,孩子们积极性更高,从娃娃入手是一项很好的措施。

  京华时报记者任珊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