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白内障男孩考上浙大 心怀感恩来杭检查

2015年07月31日 09:53   来源: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

  

  浙江省眼科医院常平骏医生给竺子健做检查

  昨天的日出时间是凌晨5点14分,可竺子健5点整就从床上“弹”了起来,他比太阳还早起14分钟。

  嘉兴海宁长安镇的的哥老周早就在门口等他了,十几分钟后,他的盲人妈妈谢晓曼推着瘫痪爸爸竺盛祥也上了车,车头一转,沿着杭甬高速直奔杭州浙医一院。

  竺子健就是浙江在线跟进报道的“嘉兴白内障男孩”,由于视力残疾,上课看不清黑板只能靠“听”的他,竟然以691分的好成绩考入浙大,并被全班女生视为“男神”。

  这个残疾人家庭的正能量事迹经本网披露后,迅速引起社会关注。今天上午,浙医一院院长郑树森院士为爸爸竺盛祥作了肝部诊疗,浙江省眼科医院还为竺子健作了眼部检查。郑院士见到竺子健后,惊讶地说:你这样的眼睛,咋考上浙大的?

  竺子健一家在中国工程院院士郑树森门诊前候诊

中国工程院院士惊讶:

 

  你这样的眼睛,咋考上浙大的?

  才早上7点半,的哥老周载着竺子健一家已经开到了杭州庆春路上,来浙医一院看病的人太多,正门门口车子一辆接一辆排队,他们根本开不进去。

  等了半天,竺盛祥皱了皱眉头,一滴汗从他脸上淌下,滴在谢晓曼的手背上。她知道丈夫很急,怕挂不上号,就轻拍了一下竺子健的肩膀,领着他先下车去挂号。

  半身瘫痪的竺盛祥已是肝硬化晚期,近年来,光是病危通知单就收到过4张,最近一段时间,病情愈发不稳定。

  这个残疾人家庭同病魔搏斗已经超过8年,不仅从未低头放弃,视力残疾的儿子还考上了顶尖学府浙大。反映他们事迹的特稿在浙江在线刊发后,随即被新华网、人民网等中央媒体转载,全社会都为这一家子的正能量点赞,得知消息后,浙医一院也主动联系浙江在线,表示愿意为他们提供帮助。

  记者陪着谢晓曼母子很快挂上了号,谢晓曼激动了好一阵,说大家都在网上“秒杀”院士级的专家号,她眼睛看不见,一直挂不到,现在真挂到了号,像是一块石头落了地,好像丈夫可能会关闭的生命之门,又重新有了亮光。

  推着竺盛祥的轮椅,一家子到了8楼的院士门诊区排队,戴着两个啤酒瓶底那么厚眼镜的竺子健,把一直搭在爸爸肩头的手拿了下来,俯身拉开了老旧但却干净的旅行包,翻了半天,抽出一袋面包来,这是他们一家的早饭。

  “下一个病人,竺盛祥”,11点左右,护士引导着竺盛祥的轮椅进入了郑树森院士的诊疗房,进门前,竺盛祥小声告诉我,他心里既高兴和忐忑,高兴的是得到了郑院士的诊疗,忐忑的是怕病情真的恶化到没办法……

  郑院士事先并不知道竺盛祥一家情况,戴着口罩的他很仔细地察看了病情,建议他们先住院,然后根据进一步诊疗决定是否需要做肝移植手术。

  诊疗即将结束时,郑院士抬了一下头,停顿了一下,好像看出了什么,问谢晓曼,你的眼睛?她回答:“是,我看不见了,儿子也是视力残疾。”记者也补充说,他今年考了691分,考上了浙大。

  郑院士一下子侧身过来,摘下了口罩,惊讶地看着竺子健说,你这样的眼睛,怎么考上浙大的?

  考虑到儿子很快要开学了,谢晓曼说打算8月就来浙医一院住院。

  省眼科医院免费为他作眼部检查

  盲人妈妈:我家又有盼头了

  浙医一院的诊疗结束后,谢晓曼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她听到郑院士说丈夫的肝脏还能正常工作,“这比我预料的情况好多了”。

  不过,她心里头还有一块石头,那就是儿子的眼睛。竺子健刚出生3个月就被诊断为先天性白内障,8个月和11个月时就在襁褓中接受了白内障摘除手术,如今他视力只有0.2,属于四级视力残疾。

  中午,好消息再度传来。浙江省眼科医院告诉浙江在线记者,他们已经为竺子健安排了全面的免费眼部检查,下午2点就可以开始。今年7月的杭州从未这么热过,可谢晓曼说她心里跟这太阳一样火热。

  省眼科医院的常平骏医生给竺子健作了很详细的检查,医院甚至还动用了最先进的“OCT”成像技术,为他检查视网膜的内部结构,各项检查足足花了2个半小时。

  谢晓曼说,她之前给儿子看过那么多眼科,这么仔细的可从没遇到过。常医生的诊断结果认为:竺子健的眼睛为无晶体眼,弱视,不适宜动手术植入人工晶体,还是需要眼镜来矫正视力。但他的眼压经药物控制后并不稳定,接下来还要进行动态检查。

  其实这样的结果已经让谢晓曼很欣慰了,她说孩子的视网膜要比原来预想的要好,这一天下来,这么多好心人帮忙,丈夫和儿子的病都有了办法,我家又有盼头了。

  瘫痪爸爸:如果这次身体能变好

  我还要为大家唱残疾人的歌

  在眼科医院给儿子看眼睛时,竺盛祥说他被一个电话感动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原来是来自浙大老师的电话,他们要给新生安排宿舍了,考虑到竺子健的眼睛不好,专门问他“给孩子安排一个上铺还是下铺”?

  轮椅上的竺盛祥告诉记者,虽然很感动,他并不希望儿子被特殊照顾。最近一段时间,这家人已经至少婉拒了4次爱人人士的捐助,最近一次婉拒了海宁日报为儿子准备的5000元助学金。

  而在众多打进浙江在线热线的爱心人士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神秘人”也提出要“把竺子健四年全部学费杂费生活费全包了,只要把账号发过来,我马上打钱”,但记者将这个消息告诉竺盛祥时,他们一家人商量了一下,也是婉言拒绝了。

  “我的学费确实困难,但已经有一位爱心企业家答应捐助了”,竺子健扶了扶他鼻梁上的眼镜,“有了就不能再要,还有很多人比我更困难,我接受了一份,他们就少一份”。

  而陪同他们一家来杭州看病的爱心“的哥”老周透露,今年5月,老竺自己都不行了,还非要撑着去乡下义演,给海宁一个白血病女孩募捐。昨天下午,谢晓曼和儿子还在敬老院里做义工到很晚。

  采访结束时,竺盛祥说这个社会帮了他们这么多,以后的日子就是他们该回报的时候了,“如果这次我身体能变好,还要为大家唱残疾人的歌”。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