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诚信夫妻替亡子还债12年 年近六旬赴内蒙古做工

2014年11月24日 15:59   来源:齐鲁晚报   岳茵茵

  

  18日,孙祥存夫妇扒拉着账本查账,其中一本已经还清划掉。(记者 张晓科 摄)

  18日中午,还上欠林家的1500元钱,61岁的邹城老汉孙祥存拿出账本,把这一笔账划掉,长长地松了口气。12年来,还债几乎是他和老伴裴振绣生活的全部。12年前,他们的大儿子意外去世,夫妻俩背负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子之痛,把儿子打下的一张张欠条接过来,攥在手里,一一偿还。如今,他们已经还了12万。

  儿子意外身故欠下18万外债

  18日,邹城市城前镇前标村,冬阳斜照。“还有6万多块。”孙祥存和老伴裴振绣扒拉着账本,喃喃地说着。他刚在北京干了21天的铺路工,赚了1500元钱,回来全都还了林家的债。

  “如果大儿子还活着,我们家现在过得一定很好。”孙祥存说。大儿子孙明喜从2001年就筹备着建一个面粉加工作坊,买设备、装线路,前后借了18万元。“烧饼店的老板知道他要干这个,主动借给他钱。还有包子铺、炸油条的,好多人都相信他。”孙祥存说。

  眼看好日子就要开始,命运却由此转了弯。2002年5月12日,孙明喜和同村几个人喝了酒,晚上骑摩托回家,翻到路旁沟里,当场身亡。白发人送黑发人,老两口悲痛万分,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儿子去世一周后,要债的讨上门。

  “人家说俺儿欠他的钱,问咋办,我说我替他还,一分钱不少。”孙祥存打下保票,只要是儿子打的欠条,他一一照还。有些不让他还的,他就主动上门去问。最后一统计,欠银行九万五,欠个人八万五,总共18万。

  “大儿子走的时候,我小儿子才14岁,我就和老伴把面粉作坊接了过来。”后来,大儿媳改嫁,老两口便一边供着小儿子,一边艰难还债。

  年近六旬远赴内蒙古干矿工

  “有时候还一千,有时候两千,欠一家的钱要分好几次才能还完。”孙祥存说,债主知道他不容易,催得紧的也不多。小儿子结婚时,儿媳家知道老人不容易,连彩礼钱都没要,这让孙祥存夫妇很感动。

  2009年,面粉作坊因为高压电力问题无法经营下去,孙祥存夫妇失去了经济来源。为了还债,56岁的孙祥存打算和年轻人一样打工,但很多地方不愿用这“老骨头”。经侄子介绍,内蒙古一家煤矿提供了一份井下工作,妻子裴振绣就留守在家务农。

  在内蒙古时,从早上5点半到下午5点半,孙祥存每天12小时在井下“看皮带”,个头大的煤块要用大锤砸小,从传送带上掉下来的煤块则要用铁锨铲回去。这样的工作每天能赚到100元。下班后他就在矿上捡矿泉水瓶,一天捡100多个,基本能解决生活费。

  “这些年连本带利还了大概12万,我也没仔细算过。”孙祥存说,去年工资涨到200元了,可煤矿被人收购,他也就失业了。回家后,他只能四处打短工。

  感念老两口艰辛,债主不催债

  邻村的武先生当年借给孙家6000元,这么多年从没催要过。“我原来是开烧饼店的,借给他儿子钱。老两口过得不容易,我本来不打算要了,可他们非要还。”武先生说。

  大多数债主都同武先生一样,从未主动催要过债款。“有一次,同村一个债主家里急用钱,但看我们俩辛苦,就说你能给多少给多少。”这些都让孙祥存非常感激。

  小儿子和小儿媳在泰安打工,听话孝顺,但老两口没有告诉他们欠了多少钱。“这些年没有给他们提供啥好条件,不想再让他们有负担。”裴振绣说。

  “很多人都问,你儿子都不在了,还那么拼命还钱干吗?可我觉得,咱自己再苦,也得讲诚信,得让别人瞧得起。我还有小儿子,还有孙子,不能因为钱让人家说我们这一家人不行。”孙祥存说,现在还有6万块钱的账,“只要我俩有口气,就得还清。”

  12月初,孙祥存就要去青州了,他联系了一个帮人拔辣椒推粪车的活儿,一天能赚不少钱。只是干完这个活儿,再去哪儿赚钱?他很忐忑。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