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益新闻 > 正文

各地弃婴岛启用日期不断延后 已开放地区压力巨大

2014年05月27日 10:50   来源:中国广播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去年7月,国家民政部在全国推广婴儿岛试点。但第一批试点中的广东省,却在今年的3月份宣布:暂停广州市儿童福利院弃婴岛试点。而河南郑州和新疆乌鲁木齐,原计划在今年的“六一”前后,也将启用婴儿安全岛。不过近日记者了解到,郑州和乌鲁木齐的婴儿安全岛均已被暂时搁置。

  暂停的不说,搁置的不说,就算是河北、江苏等10个省区市已投入使用的25个婴儿安全岛,也面临资金不足、人手不够等种种难题。弃婴岛,本来是实施人道主义的一个很好的创意,为什么推行起来如此艰难?

  早上十点,郑州市儿童福利院婴幼部的苏静一下从市中心医院接到了三个弃婴,他们全都患有唐氏综合症。苏静说,这样身患重病的弃婴,每个月院里都要接收十到二十个。河南省民政厅统计,每年全省的这个数字,在五到六千左右。

  原本在即将到来的6月,郑州要启用弃婴安全岛,地点就定在这所儿童福利院。然而,今天记者了解到,这一时间点,被往后推了。郑州市儿童福利院副院长侯晓学说,最重要的一点原因,是经过几个月的招聘,人员配置依旧没有到位:

  侯晓学:现在我们照顾小婴儿那一块,一个阿姨可能要照顾十几个孩子,福利机构的标准文件,好像是一个阿姨照顾1.5个,这样一个比例,全国福利院应该是没有一个能达到这样标准的。”

  无独有偶,记者今天在乌鲁木齐市儿童福利院南湖分院门前看到,面积8平方米的弃婴岛已经建起,但里面却没有任何设施。乌鲁木齐儿童福利院院长张东芳告诉记者,这个原本打算六月份启用的新疆首座“弃婴岛”,暂时被搁置了,何时启仍不得而知。

  张东芳:基本上房子都起来了,但是很多问题还没有解决,没解决我们就不能把它弄起来,先等待吧。

  记者:会不会是内地的弃婴岛遇到了很多问题,给我们的弃婴岛的建立也带来了干扰?

  张东芳:也有这个因素。

  记者:也就是说六一前肯定开不了?

  张东芳::开不了。

  张东芳说,福利院方面已经对弃婴岛将来启用时可能遇到的问题做好了预案。

  张东芳:我们方案还是有,但是预测他会出现100多个,可能还不会出现这么大的量,因为它的人口在这放着呢,它的流动性也在这放着呢,不像广州,那流动人口大了去了。刚开始肯定是会遇到一些波动的。”

  一方面是各地计划开放的婴儿岛启用日期不断延后,另一方面,已投入运行的试点的地区还在翘首企盼能有新的婴儿岛开张,来分担他们日益沉重的压力。江苏南京的“婴儿安全岛”在启用半年的时间里,已接受超过200个孩子,远远超过极限。

  据了解,有不少外地父母是“慕名而来”,而福利院接收的弃婴里,99%都不健康,不是有重病就是有残疾。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说,随着媒体不断报道和社会关注增多,福利院压力越来越大。

  朱洪:这些孩子进来以后,我们的新收婴儿隔离室明显爆满,而且我们的新收隔离室容量是有限的,从我们这段时间的统计来看,弃婴岛建好以后收的孩子,比我们建好以前收的孩子病还重,给我们南京的儿童福利院的人力资源,包括医疗、护理都有很大的压力。

  为尽力阻止遗弃行为,南京市儿童福利院也在不停想办法。晚上,会有保安在福利院周边巡逻,如果发现打算抛弃孩子的家长,会拍照并告诉对方:“如果遗弃孩子,院方会向警方提供弃婴行为的监控录像等相关追查证据和线索。”这样的做法,确实劝退了不少弃婴家长。即使这样,仍有婴儿被遗弃。

  福利院保安:都是夜里面,外地人开个车过来,他就送来,劝他,他还是送进来,没有办法。

  另外,南京福利院的弃婴岛,最近还安装上了两个摄像头,位置比较隐蔽,但是却能360度无死角监控小屋里面的情况。针对这样做是否有侵犯隐私的嫌疑,福利院工作人员解释说,这样做是为了加强弃婴甄别,比如避免岁数较大的孩子被送到岛上,还要防止出现死婴情况。

  作为“婴儿安全岛”的先行地区,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介绍,目前各地儿童福利院的救助资金大部分来自地方政府拨款。大量弃婴的涌入,给南京带来不小的压力。

  朱洪:原来这个床位就是满足南京地区,江苏地区,现在全国各地都来了嘛,有了安全岛了嘛。他进来肯定是没有户口的,没有户口哪有医保呢?那肯定得靠地方政府。说句心里话,这个事情不是我们一个南京,也不是江苏省的事情,江苏来增加床位,那就是来增加地方政府的负担,那么政府的负担为什么江苏人民来抗这些费用呢?这个事情,不是某一个省,一个市的。

  困境如何解决?江苏省民政厅有关负责人曾感慨:“如果多一些城市搞试点,南京儿童福利院的压力可能就没这么大了。”朱洪也建议:加快各地婴儿安全岛建设速度,避免弃婴在少数地区过度集中。

  不过,在原计划今年六一前后启用弃婴岛的河南,郑州市儿童福利院副院长侯晓学说,福利院的床位已经接近饱和,一旦启用弃婴岛,同样将面临床位不够的难题。

  侯晓学:我们当时还设计床位我们是分两期建的,两期分别是400、430,一共830张床位。现在是八百多,已经过八百了。今年弃婴接收量比往年有较大幅度的增加,在这期间我也听我同事说接过一些咨询的电话,有弃婴岛启动以后往这儿送的意思。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婴儿安全岛的设立提高了弃婴的存活率,保障了弃婴的生命安全,不过根据我国相关法律,即使是把孩子送到安全岛,抛弃婴儿仍然属于违法行为。

  如今在各地“弃婴岛”,“弃婴属违法行为”的标语被张贴在醒目的位置。在内蒙古包头市社会儿童福利院业务科科长薛晔看来,即使婴儿安全岛在各地建成,抛弃婴儿的行为也不值得鼓励。关于“弃婴违法”的宣传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薛晔:要在弃婴岛外围做一些宣传,根据国家的法律,自己的孩子自己养,减少社会遗弃,如果有什么救治不了的国家可以帮扶的,还会有一些温馨提示,父母的爱胜于其他的爱!”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